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那年微风正好 > 36.17.9.13

36.17.9.13

作者:西方经济学
    强烈推荐:

    正文晚八点准时更新, 这是防盗章,请妹子们稍安勿躁~谢谢啦~

    “说是从来都不招,要是学习成绩够好,或者家里够有钱,塞一个两个的学校也不介意啊。。し。”

    办公室里有几个老师在谈话,班主任陈洁正在帮她要理综三科的教学资料。苏木中学高一开学有一段时间了,安歌是插班进来的,教材处只有教材没有学习资料。

    “这是理综三科的。”陈洁递了一摞材料给了安歌,说:“文综办公室在四楼, 跟我来吧。”

    “谢谢老师。”安歌抱着厚厚一摞资料,跟上了陈洁。

    苏木中学高一新生开学不过两个月,发的资料比课本都要厚了。学校的教习进度很快,安歌担心自己跟不上学习进度。

    老师就喜欢爱学习的孩子,不管学习好坏,最起码有学生求学的态度。陈洁边走边打量着身后的插班生, 越看越觉得有些奇怪。

    安歌长得挺清秀的,短发,发色是那种营养不良的黑黄色。她长得挺高, 得有一米七了,两条长腿迈一步顶了她两步。但身材很瘦,像是长期吃不饱饭造成的。

    性子特别的安静,陈洁说一句, 她答一句, 陈洁不说, 她就闷声不吭跟她走。

    “今天送你来的,是你姐姐吗”陈洁和安歌闲聊,她感觉这个学生很紧张。

    安歌确实在紧张,她动了动唇,说:“她是我妈妈。”

    “哦。”安歌的回答,让陈洁觉得更奇怪了。送安歌来的那个女人,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没想到女儿都这么大了。

    “你妈妈保养得真好。”陈洁笑着夸了一句。

    “嗯。”安歌应了一声,就没再说话。

    拿了所有资料,陈洁带安歌去了她带的高一八班。现在是下午第二节的时间,六班七班都在上课,八班第二节是数学老师刘兆的课。但因为他临时有事,所以把这节课和晚自习第一节换了。

    八班在上自习。

    安歌跟着陈洁,刚走到八班后门的位置,就听到了几个人讨论nba的声音。其中一个声音挺清亮的,还蛮好听。

    陈洁脚步突然加快,安歌一个没跟上。只见陈洁一推开门,整个教室瞬间鸦雀无声,陈洁看着教室的某个角落,无奈地说了一句。

    “倪南你再说话就给我出去说去。”

    一般被老师这么管,学生都不敢吱声,然而那个倪南显然不走寻常路。陈洁管完了以后,他立马保证了一句。

    “老师我不说了。”

    全班哄笑一声。

    安歌听这他说了一句,声音就是她一开始觉得好听的那个声音。

    陈洁也被逗乐了,瞥了他一眼,而后转向安歌,招招手说:“安歌,过来吧。”

    马上就要进陌生的班级,安歌心里还挺紧张的。她跟上陈洁,陈洁领着她进了班里。安歌一直低着头,陈洁递了根粉笔给她,说:“写下你的名字。”

    “好的。”把手上的资料放下,安歌转身在黑板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安歌”仍旧是那个好听的声音,语气里带着爽朗的笑意。

    听着名字被复述了一遍,安歌捏着粉笔的手一紧,她回过头来,听着少年又说了一句。

    “名字真好听。”

    一向被嘲笑的名字竟然被夸好听,安歌愣了一下,抬眼看了看教室内。同学们穿着整齐划一的校服,或是好奇或是欢迎。而那个叫倪南的,坐在倒数第二排,正笑着看他的名字。

    似乎是察觉到了安歌的视线,他将目光看过来。

    他长得很好看,像是漫画里的少年。脸上的皮肤很白,穿着淡蓝色领子的白色校服t恤衫,眉峰高耸,宽宽的皮下,黑又亮的眸子像是一汪清泉。

    倪南歪头看着安歌,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抿,挑着一个笑。

    “就你话多。”陈洁说了倪南一句。

    虽然是说了一句,但安歌听得出来,里面没有批评的意思。陈洁对这个男生,似乎挺包容的,从一开始进教室,他那么能说话都没有批评他。

    “安歌你去倪南前面坐着吧,和肖苒苒一桌。”陈洁说完倪南后,指了指第五排的位置,让安歌过去坐。

    “欢迎新同学进入高一八班~”倪南丝毫不在意陈洁说他的那一句,等安歌走过来,他笑嘻嘻的鼓掌欢迎。

    班上的同学们一笑后,也鼓掌欢迎了起来。

    “行了行了,别的班还上课呢。”陈洁笑着双手往下压了压班里的气氛。

    安歌在这一片欢迎中,双腿有些发飘地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她同桌是个胖乎乎的女同学,她一坐下,就把自己的课本拿了过来,掀开封面后,安歌看到了扉页上的名字。

    肖苒苒。

    “你好啊,同桌。”肖苒苒笑起来两个小酒窝,特别甜。

    安歌被甜了一下,说:“你好。”

    见安歌坐下后,陈洁开始说正事儿,她扫了一眼倪南后,说: “我刚走过六班七班的时候,人家教室里安安静静的。一到咱们班,就跟开水下饺子似的。开学快两个月了,光凭你们自觉是不行了。这样,班里选个纪律委员,专门管纪律的。”

    陈洁话音一落,班里又开始下饺子。陈洁眉头一皱,拿着黑板擦敲了敲桌子,问道:“有毛遂自荐的吗没有的话,我帮大家选了。”

    班主任后面的话一说出来,显然就已经有了她的想法,想毛遂自荐的人,也不起来毛遂自荐了。

    班里半晌没动静,陈洁说:“行,那我选了。安歌,就你吧。”

    正在整理学习资料的安歌听到陈洁叫她,抬头看向了讲台。陈洁冲她一笑,说:“选你当纪律委员,你愿意当么”

    安歌眼皮一抖,还没说话,旁边肖苒苒抓着她的胳膊,激动地说:“当啊,安歌你要当官啦~”

    “我”虽然肖苒苒这么说,但安歌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她刚要拒绝,陈洁大手一挥表示了解。

    “行,就这么定了。”

    安歌:“”

    听了安歌的话,倪南先是愣了一下,复而一笑。他一手扶着地铁门,一手像是拿了个什么东西一样,递到安歌面前,说:“来,给你发个道德卫士的勋章。”

    抿唇笑了笑,安歌就势接过倪南手上并不存在的“道德勋章”,在胸前做了个别住的姿势。别上以后,安歌抬头,眼睛看着倪南,笑着问道:“好看吗”

    拥挤的地铁上,两人有被倪南圈出来的一个狭小的专属空间。专属空间内,男孩低头看着女孩,女孩抬头看着男孩,空气中弥漫着些粉红色的热度。

    倪南盯着安歌的笑容看了一会儿,说:“好看。”

    两人去图书馆学了一下午习,晚上的时候,阮白芷雷打不动地来接她。安歌和倪南道别,看着倪南往地铁口走,她系好安全带说:“妈,以后回家我坐地铁就好了,不用每次都来接我。”

    有了安歌后,阮白芷的重心明显放在了她身上。而安歌觉得自己已经是个高中生了,不用阮白芷这般事无巨细的照顾。

    “坐地铁回去我不太放心啊。”阮白芷开着车说道。

    坐在副驾驶上,安歌回头看了一眼阮白芷的侧脸。周末她不上班,穿得舒服又干净。化着淡淡地妆,淡雅又温柔。

    安歌又想起陈姣来。

    心中小小地叹了口气,安歌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遇到了阮白芷这样的妈妈。

    “我们今天去吃的海底捞。”安歌和阮白芷闲聊道。

    正在开车的阮白芷将目光看向安歌,这是安歌第一次主动和她聊她的事情。阮白芷有些讶异,也有些开心,她笑着问道:“好吃么”

    “好吃。”安歌回答道,随后想起了自己全程喝水的模样,她看着阮白芷说:“就是太辣了。”

    “你吃不了辣啊。”阮白芷说,“那春节回老家的话,你可能吃不惯老家的饭菜。我老家在九川市,饮食特色就是辣。”

    阮白芷悄无声息地爆出了一个超级大,安歌回味着阮白芷说的“回老家”,看着阮白芷半天没有说话。

    看得出安歌有些紧张,阮白芷笑了笑,和安歌解释道:“春节咱们要回趟老家。你外婆和外公一直说想要见见你,我没让过来,想要先给你些时间。嗯春节可以吗”

    关于阮白芷,安歌并不了解。她曾经也想过,阮白芷不可能跟她一样没有家人。但她又不敢细想,去见阮白芷的家人。真到了阮白芷自己说出来,安歌有些手无足措。

    “可以的。”阮白芷很照顾她的情绪,这一点安歌很感激。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下旬了,距离过年也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

    家长们见面,肯定是要过问成绩的。

    安歌想到这里,更加紧张,压力也变大了。她现在这吊车尾的成绩,实在是拿不出手。

    用一个周末的时间消化掉这个消息,下周一回到学校,安歌开始更加疯狂的学习。

    苏木中学的运动会,田径类只举行两天,而其他球类、游泳类等,会在课外活动的时间举行,持续时间一个月。

    周二课外活动,倪南打篮球去了。安歌本想学习,却被肖苒苒和顾虞拉着去了游泳馆。

    苏木中学的游泳馆建设的很大很漂亮,今天是高二年级的二百米自由泳比赛。肖苒苒和顾虞是要去唐辄学长比赛的,三个去得时候,观众席上已经坐满了女生。

    比赛还没开始,顾虞拉着肖苒苒和安歌到了第三排。第三排刚好三个位置,是旁边的女生给占好的。顾虞和女生说了句谢谢后,三个人一并坐下了。

    “唐辄学长这阵势大了,这么多人都来看啊”肖苒苒拆了包薯片,边吃边看了一眼四周。

    “那可不,自由泳可是只穿泳裤的,嘿嘿嘿。”顾虞佯装色眯眯地笑着,而一旁的肖苒苒和她一拍即合,两人目光交汇,笑得颇为猥琐。

    安歌拿了薯片,看着清澈见底的水池。她倒是不关注比赛,只关注这么冷的天气,还要只穿着泳裤跳进冷水里,可比倪南只穿着球衣去打篮球要有意志力。

    在安歌胡思乱想的时候,观众席的女生们突然尖叫了起来。肖苒苒抓着安歌的手,十分激动地说:“快看快看,中间那个深蓝色泳裤的,我的妈,他是不是中学生啊,那腹肌是不是画上去的”

    肖苒苒激动地时候喜欢掐人,安歌被掐疼了,她皱着眉头把肖苒苒的手拿开,看向了游泳准备区。

    泳池一共八个泳道,比赛的是六个,每个人都只穿着泳裤,戴着泳帽和泳镜。

    高中的男生,大部分毛都没长齐,脱了衣服也没什么看头。而在一堆没看头的身材当中,肖苒苒指着的那个男生,明显不同于其他男生。

    他长得挺高的,穿着半长泳裤的双腿,看得出肌肉紧致漂亮。腰挺细,虽然细,却有六块腹肌。但毕竟身体还挺稚嫩,并没有很夸张,带着些少年感的青春稚嫩。

    因为天气较冷,比赛前各位运动员都在水中热过身。他头发湿漉漉的搭在额前,肤色冷白,五官俊朗。

    “啊,是他。”安歌静静地说了一句。

    顾虞点点头说:“对啊,上次你破记录时给你记录数据的学长。”

    两人交谈间,运动员准备就绪,随后哨声响起,几个人跳进水中,奋力游了起来。

    这个比赛,是没有什么悬念的。几个运动员一入水,第一个回合,差距就拉开了。安歌听着周围女生们疯狂的尖叫声和加油声,看着唐辄像鱼一样嗖嗖的游完了全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