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捡个男人带回家 > 9.第9章

9.第9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强烈推荐:

    “他是特意来找你的?还是说——”谭超月停顿了下,盯着宋益珊的目光中有了一丝异样,继续问道:“他是冬松的生身父亲?”

    对于这一点,谭超月是有些怀疑的,毕竟那位阿陶让他有种熟悉感,现在回想下,鼻子嘴巴,还有耳朵,都和冬松有点像。w-w-w-d-a-s-h-u-b-a-o-cc 大 书 包

    “啊?怎么可能!”宋益珊马上否决:“绝不可能!”

    她以前可没见过这个人,完全不认识。

    这么稀奇古怪的一个人,如果她见过,就算记不住那张脸,肯定也能记住那德性!

    “这么确定?”谭超月步步紧逼。

    宋益珊张口就要打算说自己以前根本没见过他,不过话都要出口了,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不能这么说。

    刚才还一口应承下的“多年老朋友”呢!

    宋益珊只好硬生生改口:“是,我和他绝无可能,因为我怀孕前一两年,从来没有见过他。”

    谭超月浓眉紧缩,沉思片刻,正要说什么。

    忽然间,就见眼前冒出来一个人影,紧接着,一个穿着皱巴巴黑西装的男人,已经直直地挡在了他和宋益珊中间。

    男人背对着他,伸出手来,握住了宋益珊的手。

    宋益珊微惊:“不是说让你在那边占座吗,怎么过来了?”

    男人不说话,倔强地越发握紧了宋益珊的手。

    谭超月紧盯着一男一女握紧的手,只见宋益珊象征性地挣扎了下,之后也就任凭这位“阿陶”握着了。

    看到这一幕,他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益珊,你和阿陶先生在这里先吃,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必须去处理下。”

    说完这个,也不等宋益珊回应,径自转身离开了。

    走出孟氏羊肉汤那充满香浓羊膻味的饭馆,一阵来自苍北山的秋风扑面而来,掀起了他的衣领。

    他苦笑了声,寻到了一处避风处,掏出烟来点燃,默默地吞云吐雾。

    谭超月的话,还是在宋益珊本就充满疑惑的心里投下一层浓重的阴影。

    谭超月说本市潜进来一个碎尸杀人逃犯,而阿陶的出现是如此地诡异,这不能不让人展开一些可怕的联想。

    孟氏羊肉汤一如既往地好喝,汤汁浓郁鲜美,冒着热气,在这沁凉的冷秋里,带给人从头到脚的舒畅和暖意。

    透过氤氲在两个人之间的热气,宋益珊一边喝汤,一边悄无声息地打量着阿陶。

    阿陶这个人疑点太大了。

    从种种迹象来看,他确实和自己的陶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无论是衣着样貌,还是胸口那个痣,甚至连他出现的时机,如果说他真得和自己陶人完全没有一点关系,那未免太巧合了。

    她是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多巧合的。

    可是如果他真得是自己陶人变的,那他会和什么凶杀案有关系吗?

    他……是什么时候成精的?

    成精的过程中,会不会需要吸取人类的灵气还是什么的?

    看他这模样,虽然俊秀好看,可是作为一个男人来说,那脸色显然是太过苍白了。

    苍白?是因为没血吗?

    此时此刻,他正拿着一块锅盔轻轻咬了一口,这么粗俗的食物,他张开嘴的样子依然很优雅。

    可是……如果他真得会害人,会吸人类的血,当他喝人血的时候,也会依然保持着这种优雅吗?

    宋益珊想得正入神,忽然间,阿陶放下了筷子,将手伸向了他。

    “你——”她骤然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地望向阿陶。

    他,他要干什么?

    而就在她的惊恐中,神色平静双眸幽深的阿陶,将指尖轻轻放在了她的唇角。

    “放,放开……”沁凉的指尖似有若无地触碰在她的唇角,她声音都开始发颤了。

    她该怎么办,救命,救命,现在大喊救命,会有人来救她吗?

    谭超月呢?月哥,月哥!亲亲的月哥哥啊!救她啊!

    可是就在她的恐惧几乎要冲破天灵盖直接冲出这孟氏羊汤馆的时候,阿陶的手离开了她的唇角。

    他的手中,黏着一点淡绿色。

    宋益珊瞪大眼睛看过去,这是一小片葱花。

    羊汤里的葱花。

    (⊙﹏⊙)b??

    一下子意识到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体已经紧绷僵硬的宋益珊,慢慢地放松下来。

    原来他只是看到自己嘴角有一片葱花。

    一片葱花而已。

    他并没有要吃掉自己的意思……

    而刚刚松懈下来的宋益珊,深呼吸了几口,打算继续喝一口暖烘烘的羊汤压压惊。

    谁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幕,又让她顿时瞪大了眼睛。

    阿陶淡定自若地将那片葱花,直接放到了他自己的嘴里……

    回家的路上,宋益珊默默地握着方向盘,一句话都没有说。

    天上又开始洒了一阵雨,不远处的苍北山被笼罩在一片烟云雾气之中,水蒙蒙的,仿佛是一场迷离而不真实的梦。

    偎依着苍北山而建的陶窑村,房屋错落有致,偶尔间还有流水潺潺之声。

    宋益珊缓慢地开着车,车道两旁是陶窑村特有的吊脚楼以及陶瓷作坊,穿插在喧嚣的广告牌以及商场之中,古朴幽远的气息和现代霓虹灯的喧嚣交织出一副跨越年代的画幅,迤逦别致。

    阿陶自从坐上车,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宋益珊。

    他仿佛感觉到了宋益珊心中的徘徊,半点没有发出声响,只是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微微侧首凝视着她。

    “我到底该不该相信你?”宋益珊忽然开口,这么问道。

    她知道这么问阿陶,实在是太傻。

    作为一个理智的女人,一个有孩子的孤身的理智的女人,她应该立刻报警,立刻喊来谭超月,把阿陶赶出去,让他永远不要来打扰自己的生活。

    可她就是舍不得。

    她知道,冥冥之中,阿陶一定和她的陶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这种近乎诡异的,超乎自然的联系,是谭超月或者其他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那个陶人……是她这辈子唯一做出的陶人啊!

    “你……在害怕?”低哑清冷的男人声音,在车内响起。

    “啊——”宋益珊大吃一惊,猛地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转头看过去:“你,刚才是你在说话?”

    阿陶不言语,静默地盯着她。

    “你,你刚才在问我,是不是?”

    没错的,刚才声音确实是从他的方向发出来的,所以他其实是……会说话的?

    这个时候的宋益珊忽然想起来,昨夜里,当她被迫躺在这个男人怀里睡觉的时候,她好像也曾经听到过同样的声音。

    阿陶微微歪了下脑袋,清秀好看的眉轻轻动了下,显然是有些困惑。

    一番大眼瞪小眼后,他点头。

    “你竟然会说话了!”宋益珊激动地抓紧了阿陶的手:“那你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陶抿唇。

    宋益珊满脸期待地盯着阿陶。

    阿陶继续抿着唇。

    宋益珊无奈了,摇了摇他的手提醒:“你说话啊,说话啊!”

    谁知道阿陶却牢牢地反握住了她的手。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无语地望着阿陶,怎么他这说话功能还时灵时不灵?

    她正要督促他说话,谁知道阿陶手上一个用力。

    “啊——”

    可怜的宋益珊发出低低的叫声。

    她竟然被阿陶拽到了怀里。

    他的力道极大,可是拉她过来时那力道中却透着轻柔,所以她虽然被吓了一跳,可是身体并没有收到任何伤害。她被他瞬间连拖带拽,直接弄到了汽车的变速箱上,然后匍匐在了他怀里。

    当一切静止下来时,心脏狂跳的宋益珊,上半个身子趴在阿陶怀里,大腿搭在变速箱上,下半截的小腿和脚还留在驾驶座位上。

    “你,你,你……”他怎么能这样啊?!

    可是下一步,阿陶却是抬起手来,轻轻将她按在自己的胸口,又用臂膀环住了她。

    宋益珊想挣扎,可是根本不能。

    他力气果然很大很大,大得根本不像是普通人。

    他将她温柔而有力地禁锢在他怀里,牢牢地禁锢着!

    宋益珊呜呜咽咽几乎想哭,挣扎了老半天,颓然地放弃,用手泄愤地捶打着他的胸膛:“你做什么?你这个坏蛋?你是不是鬼?是不是陶人精?是不是坏人?是不是逃犯?说,你是不是!”

    但是任凭她怎么哭闹挣扎,阿陶依然沉默如山,他只是用那双略显沁凉的手,轻柔地抚过她的背。

    车窗是微微开了一点缝隙的,来自苍北山的秋风偷偷溜进了车厢内,吹起女人细软的长发,仿佛水中柔软细密的草,轻轻扑打在男人修长白净的有力大手上。

    脸庞俊美却略显苍白的男人,微微垂下眼,望着那调皮地萦绕在自己手指上的柔软发丝,眸光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温柔。

    此时的她已经安静下来了。

    他略低下头,将下巴轻轻抵靠在她头心,感受着自己的肌肤触碰在她头发上的细凉,以及那熟悉而陌生的馨香。

    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他低声喃喃道:“不要害怕我。”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