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这是一篇悬疑文 > 17.逃离

17.逃离

作者:青青绿萝裙
    强烈推荐:

    钟采蓝醒过来的时候,觉得眼前有朦朦胧胧的人影,她用力眨了眨眼睛,想动一动,可肌肉酸软,竟然无法动弹。大↗書↗包↗小↗说↗网 www↗da↗shu↗bao↗cc樂文小說|

    “姐。”她听见郭小晗的声音,这才奋力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可似乎每一块肌肉都背叛了她,她使不出任何力气。

    有人从她背后抱住了她,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了起来。

    钟采蓝这才得以看清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非常昏暗的小房间,唯一的光源是一个破旧的灯泡,有一个矮小的身影坐在她的不远处,正是郭小晗。

    钟采蓝终于清醒过来:“小晗?”

    “姐,真的是你!”郭小晗抽泣起来,“我好害怕。”

    钟采蓝想要爬过去安慰她,可刚刚一动,咽喉处便传来剧痛,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脖子上竟然被套着一个铁环,铁环的另一头是一根锁链,她顺着看去,链子被牢牢栓在了地上的矮桩上,那桩子是用水泥浇筑,根本不可能挣脱。

    她掰了掰铁环,发现是用螺丝拧紧,根本没有办法讨巧取下。

    这……这实在是太荒谬了,这是什么锁链,这分明就是狗链,把人像狗一样锁在这里:“小晗,你有没有这个?”

    郭小晗抽噎着说:“有,他用绳子绑着我。”

    钟采蓝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发觉捆着郭小晗的只是普通的绳索而不是铁链,不由稍稍放心:“小晗,你……还好吗?”

    郭小晗的声音很虚弱:“饿……姐,我好害怕……”

    “别怕。”钟采蓝心里的惊恐不比她少,但依然竭力镇定,“听着,这里很危险,你要想办法离开这里,郭叔叔和妈都在找你。”

    郭小晗说:“出不去的,门上锁了。”

    “他肯定会进来,到时候我吸引他的注意力,你就跑。”灯光昏暗,钟采蓝看不清绑住她的是什么绳子,“你有没有可以弄断绳子的东西?”

    郭小晗摇了摇头。

    钟采蓝摸了摸口袋,手机被拿走了,其他身上的东西也不够锋利:“我……”她话未出口,就感觉到手不由自主抬了起来,指尖摸到了她的发夹。

    她有一头长卷发,夏天太热,都是用发夹夹起来,这个发夹款式非常老,不是塑料的,而是两块铁皮相扣。

    她把那块铁皮掰出来丢给郭小晗:“看看能不能把绳子割断。”

    捆住郭小晗脚踝的绳子有成人手指粗细,但奇迹般地并不结实,或许是赵卓越随手一拿的缘故。

    郭小晗磨了半天,终于在绳子上磨出了一道小口子,她汗津津的手牢牢抓住铁皮,加快了摩擦的速度。

    钟采蓝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感觉到狂跳的心脏暂时平静下来后才观察了一下环境,这个房间并不大,有一张破旧的棕绷床,上面堆着一条褪了色的粉色被子,斑驳的墙上有许多稚嫩的涂鸦,有一张小方桌,上面摊着几本小学课本,课本中间有一个快要断了的红色皮筋圈。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曾有一个孩子长期生活过,或许可以再笃定一点,这里,应该就是囚禁了万雨馨和王嫣然多年的地方。

    钟采蓝的牙齿咯咯作响,一个孩子被关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那么多年……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她绝对不能让郭小晗重复她们的悲剧,绝不。

    “小晗,我叫你跑的时候,你就拼命往外跑,要记得……”钟采蓝顿了顿,辨认了一下在自己手背上的字母,这才组织语言道,“这是地下室,你要先上去,出门就往左走,一直走到头再右拐,那是后门,你从那里跑。”

    她说着,自己也诧异了,周孟言就算是陪着她一起下来的,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把这里的地形了解透?

    她仔细回想了一番自己的设定,似乎……似乎在之前去高银月公司的时候,给过他一个喜欢注意出入口位置的习惯?噢,这可真是……就算不合时宜,钟采蓝心里的小鹿还是蹦跶了一下。

    “姐,这是哪里啊?”郭小晗明显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听她说完,扁扁嘴更想哭了,“他是不是要钱?爸爸会给他钱的,让他放我们走吧。”

    钟采蓝让自己硬下心肠:“小晗,他不要钱,你知不知道他已经杀了两个人了,你要是不跑,死的就是你。”

    郭小晗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我再和你讲一遍,上去之后出门左拐,走到头再往右,从后门出去。”钟采蓝强调了一遍,“你要拼命跑,千万不要回头。”

    郭小晗小声重复了一遍路线,证明自己记住了:“可是,你……你怎么办?”

    “只要你能跑出去,我就不会有事的。”钟采蓝故作轻松。

    郭小晗欲言又止,半晌,怯生生点了点头:“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人来救你的。”

    钟采蓝唇角微动,努力挤出一个笑来,可一颗心就悬在半空,慌得要命。谁知道她能不能活下来,人总是自私的,自己和别人,当然是想保全自己。

    但是,她是成人,郭小晗只是个孩子,还是她血脉相连的妹妹,何况比起她,江静更不能失去的也是郭小晗。

    不过,这些事她并不想让郭小晗知道,她问了另一个关系的问题:“小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被他绑来的?”

    “猫……受伤了……”郭小晗断断续续讲述了原委。

    那天,她离开中心广场后就打算去后街转转,没想到看到了一只受了伤的猫,她想把它送到医院去,可那只猫非常警惕,不肯让她近身,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抓住,就是这个过程中,她把手机弄掉了。

    可她双手要抱着猫,腾不出手去捡,就在她苦恼怎么办的时候,赵卓越出现了,问清原委后主动说可以带她去宠物医院。

    郭小晗没怎么怀疑就同意了,赵卓越给她当了一年多的家教,她自以为很熟悉他,兼之那只猫一直在流血,她心急如焚,生怕它死了,也就没想那么多。

    赵卓越的车就停在左边路的隐蔽处,恰好是两个监控的死角,他把郭小晗骗上车后就电晕了她,等她醒过来时,已经在这个地下室了。

    “是不是我做错了?”郭小晗哽咽道,“我真的不知道……”

    钟采蓝道:“不是你的……嘘!”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郭小晗立即捂住了嘴,惊恐地看着她。

    “哒哒。”

    寂静的房间里,上面传来的脚步声格外清晰,钟采蓝的神经迅速绷紧:“好了吗?”

    郭小晗咬着嘴唇,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在门被打开的刹那磨断了绳子,不必钟采蓝提醒,她飞快把铁皮藏到了背后。

    吱呀。赵卓越打着手电筒走了下来。

    钟采蓝立即开口吸引他的注意力:“你想干什么?”

    “你这个女人。”赵卓越露出了厌恶之色,“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麻烦。”说罢,也不多废话,扬起手里的扳手就往她头上砸去。

    钟采蓝被周孟言推了一把,摔倒在地,正好避开了这一下攻击,她忍受着膝盖的疼痛,往前一扑,死死抱住了赵卓越,沙哑着喊:“跑!快跑!!”

    郭小晗一愣,想要站起来,和腿软得根本爬不起来。

    赵卓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狠狠挥下扳手砸向了钟采蓝的肩膀,她肩部吃痛,差点松手:“跑啊!”

    郭小晗连滚带爬地向楼梯跑去,四肢并用,手忙脚乱,但她不敢回头,哆嗦着两条腿往外飞奔。

    赵卓越的目标一向都是郭小晗而不是钟采蓝,他狠狠推了钟采蓝一把,想挣脱她的束缚,但钟采蓝力气不敌一个成年男性,现在也顾不得会不会激怒他,用手肘狠狠撞了一下他的裤裆。

    赵卓越吃痛,不禁弯下腰,暂时失去了行动力。

    钟采蓝抓起他掉落在一边的手电筒,拼命往他脸上砸,激烈的动作和紧张的心情迅速消耗着她的体能,她喘着气,根本不敢想停下来之后自己会面对什么。

    赵卓越缓过劲来,狠狠给了她一耳光,钟采蓝被这股力道扇翻在地,浑身剧痛,再也爬不起来。

    赵卓越一想起郭小晗可能跑了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抬起腿,想狠狠给钟采蓝一脚,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钟采蓝明明趴在地上,却突然移动了一段距离。

    这古怪的场景终于让头脑发胀的赵卓越稍稍冷静下来,他已经意识到钟采蓝根本不可能逃脱,当务之急,还是先把郭小晗找回来。

    钟采蓝看到他要离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爬起来握住了他的脚踝,只是胳膊使不出力气:“周……”她只不过张了张嘴,就感觉到周孟言覆住了她的手背,握紧,用力一带,赵卓越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彻底激怒了赵卓越,他转过身,想要掐住她的脖子,但是钟采蓝脖子上戴着铁环,他怎么都勒不紧,这让他更是急躁,扇了她两个耳光,抓住扳手就往她后脑勺上一砸。

    钟采蓝能感觉到周孟言从她身后抱着她,试图躲避赵卓越,但是地方就那么小,他除了能触碰她,什么都做不了。

    扳手还是砸在了她的额头上,她只觉得头皮传来一阵刺痛,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淌过她的脸颊,腥气逼人。

    “周……孟言……”她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对不起。”

    她重重摔倒在地上,朦朦胧胧间,她看到有人和赵卓越缠斗在一起,她想知道是不是他,费力撑开眼皮,可是越是想要用劲,意识消散得也就越快。

    她没有看清他的脸。

    聂之文一个反手撂翻了赵卓越,然后从他手里拿起扳手,狠狠砸了下去。

    鲜血飞溅开来,他雪白的衬衫上染上了斑驳的血点,可他不以为意,再次挥下了手臂。

    几次之后,赵卓越的脑袋已经稀烂一片,他这才如梦初醒似的丢掉了扳手,凑过去试了试他的呼吸。

    没气了。

    聂之文静默片刻,走到钟采蓝身边,轻轻拍打着她的面颊:“钟小姐?”

    昏迷的钟采蓝自然没有办法回答他。

    聂之文拿出了手机,拨出了电话:“120吗?这里有人受伤了,请尽快派救护车过来。”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