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我的阿喀琉斯之踵 > 13.缘(4)

13.缘(4)

作者:是今
    强烈推荐:

    这条小路几乎没什么车,两侧种着香樟树,雨后潮湿的空气中飘起一股独特的香气。【手机用户直接访问 m.dashubao.cc 同步更新】本文由 。。 首发拐出去再经过一条主干道就是许琳琅举办婚宴的酒店。

    聂修无意识的放慢了车速,这幽静道路若能再长些就好了。

    佟夕不识此处小路,车子减速也没觉出什么,只是以为路窄需要缓行。就在车子即将开出路口时,她看见路边有只小猫卧在湿漉漉的地上,小细尾巴还拖在旁边的水坑里。

    佟夕忙说:“好像是受伤了,我下去看看。”

    聂修停住车,和佟夕一起下了车。小猫看样子也就刚满月不久,一条后腿有血迹,也不知道是擦伤还是骨折。

    佟夕抬头问他:“附近有宠物医院吗。”

    聂修说:“上车找找看吧。”

    车里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佟夕担心小猫弄脏了他的车,便把自己买的书拿出来放到后排座位上,将小猫放进无纺布的袋子里,抱在膝上。

    聂修看到封面上有镜头语言,如何拉片的字眼,都是和影视相关的书籍,心里想,莫非是要报考电影学院?以她的外形,当演员是完全没问题的,素颜已经美得惊人,只怕上了妆要倾国倾城。

    车子开出这条小路,拐到一条比较宽敞的道上,很快找到一个宠物医院。医生给小猫处理了伤势,顺便又给小猫驱虫打了针,处理完一切,两人才想到一个问题,这个小猫怎么办?

    聂修率先说:“我妈有严重洁癖,家里不让养任何宠物。”

    佟夕一脸为难:“我姐姐猫毛过敏,也不能养。”

    两人同时看那个宠物医生,那小伙子连连摆手:“我们只负责诊治,不收养。”

    佟夕又把目光投向聂修。聂修无法描述那目光,只是骤然间便明白了以往不解的一些事。为何那些枭雄臣服美人石榴裙下,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拿出手机拨电话给莫斐,问:“你姐姐还养不养猫?我这边刚刚捡了一只小猫,才满月的,”

    聂修知道莫丹家里已经养了两只猫,担心她不要,便开始描述小猫的长相。

    如果不是声音和号码都对,莫斐简直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聂修的真身。因为家传的洁癖,这个素来对宠物敬而远之的人,捡了一只小猫不说,还罗里吧嗦的形容这只奶猫如何的美貌,如何的可爱。

    莫斐很嫌弃的打断了聂修的啰嗦,说我去问问我姐,你别挂电话。

    聂修拿着手机等莫斐的回话,面前的落地玻璃窗,映出一副画面,婷婷玉立的少女,手里抱着一只白色小猫,可入诗入画。

    佟夕站在他的身后,忐忑不安的等消息。目光一开始关注他的手机,因为小猫的命运取决于手机里的那个人。稀里糊涂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目光开始飘到他的手指上,细致修长,精致纤白,仿佛不沾人间烟火。再到线条完美的下颌,凸起的喉结……

    终于,手机里响起莫斐的声音,你送来吧。聂修松口气,说好,我马上过去。一扭脸,正对上佟夕的目光。

    来不及收回视线,佟夕只好硬生生接住他的目光,眸光相交的那一刹,心跳有点加快,不知是紧张还是别的。

    “我有个朋友,他姐姐愿意收养。”

    佟夕喜极,灿然一笑说:“太好了真谢谢你。”

    聂修笑笑,心里冒了一句“怎么谢呢?”

    他本来就是要送佟夕回酒店,所以这一路都是朝着酒店方向来。

    佟夕坐上车没过两分钟,便看见许家安排的酒店就在路边。然而,聂修却没有先把她送到酒店的意思,车子呼一下从酒店旁边开过去,明显还提了速。

    佟夕抱着小猫,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小猫是两人一起捡的,让他把自己送回酒店,小猫交给他独自处理的话,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可是万一他朋友住的十分遥远,岂不是要耽误很久才能回去。

    她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你朋友家住得远吗?”

    聂修答:“不远,十五分钟路程。一起去吧。”

    佟夕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酒店,只好硬着头皮说,好啊,一起。

    莫斐和莫丹在小区门口等着聂修。远远看见聂修的车子开过来,两人都没想到和他同来的还有一个姑娘。

    当佟夕抱着小猫下来的那一刻。莫斐的脸上十分完美的诠释了一个惊艳的表情。莫丹在学美术出身,专业所致,对一切美的东西都格外敏感,包括美人,见到佟夕,她也看直了眼睛。

    聂修简单的给三人做介绍,只说了名字,并没有深入介绍,他初开始也只是打算把小猫送给莫丹就走,谁知莫斐提出要一起吃晚饭。

    莫丹也附和说:“一起吃饭吧,附近开了家私房菜,新开张打折呢。”

    聂修扭脸看着佟夕,用眼神征求她的意见。自然,他心里也想多和她待一些时间。

    佟夕和姐弟俩刚刚相识,觉得不大方便,便对聂修说:“你和他们去吧,我打车回去就好,不用你送了。”

    聂修没采纳她的意见,说:“一起去吧,吃完了我送你。”语气是不容置否的肯定。

    莫丹指着斜对面的街口:“对啊,很近的,你看就那间。”

    三个人齐声邀请,盛情难却,佟夕只好答应。

    莫丹将小猫和钥匙交给莫斐,交代他送回家去。莫斐诶了一声,飞奔回去。

    佟夕便跟着聂修和莫丹去了那家新开业的私房菜馆,暴雨天气,食客很少,显得十分幽静。包厢极具古典气息,垂着红色宫灯,挂着篾片编织的帘子,隐隐约约听见细微的流水声。

    佟夕看得入神,没留意脚下,突然一个台阶踩空,身子一歪。聂修伸手托住了她的腰。肌肤相碰的那一刻,两人都是心头一跳。佟夕说了声谢,貌似大方,其实心如鹿撞。

    聂修面不改色的说不客气,碰过她腰肢的指尖酥麻半晌,心里许久不静。

    忽然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生根发芽。

    莫斐很快送了小猫回去,飞奔赶来。他一向话多,看见漂亮女孩儿也不会怯场,属于憨大胆的那一类男生。聂修平素和女生打交道很多,但基本上全都是被动,论主动开拓话题,不及莫斐。

    莫斐也不会顾忌到那些问题能问,那些不能问,落座之后,怀着一腔好奇,就问起佟夕的年纪,学历。听闻佟夕读的是浠镇高中,惊讶的问:“你不在t市?”

    佟夕解释:“我家是这里的,不过这几年在浠镇叔叔那里念书。”

    莫丹道:“浠镇我知道,都说景色极美,不亚于同里周庄。最关键是人还少。”

    佟夕点了下头,实事求是的说:“是很美的。人少是因为没被商业开发,当地的很多年轻人也都出去打工了。镇上比较空。到了晚上,真正的万籁俱寂,满天星星仿佛就在头顶上。若在浠湖泛舟,便能体会诗中所说的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的意境。”

    这一描述,莫丹顿时听得心生向往。

    莫斐忙说:“我姐姐一直说要去浠镇写生的,回头我们去了联系你,你电话多少?”

    佟夕报了自己的手机号。莫斐立刻拿了手机拨过去,然后说:“这是我的,你记一下。”

    佟夕说好,低头把他的手机号存上,又很认真的问,是文采斐然的斐吗?莫斐连连点头。此时,一直在旁边沉默的聂修,拿出手机说我也记一下吧。

    莫斐一惊:“你还没她电话。”

    佟夕替聂修回答:“我们也是今天中午刚刚认识。”

    莫斐面露喜色,太好了,刚才还担心是不是聂修喜欢的女孩儿,原来也是刚刚认识。

    聂修报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佟夕偏头问:“束身自修的修?”

    聂修点头。大部分人都问杨修的修?或是修养的修?当初聂修祖父取名时说的就是这四个字,佟夕是唯一一个刚刚好说到这四个字的人。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

    莫丹因为弟弟和聂修是好友,和聂修也颇为熟悉。知道他和陌生人聊天的时候,很常见的动作是微微低垂眼帘,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既可以认为他是在十分投入的倾听,也可以认为他其实在走神,魂游天外。到底是那种情况,也唯有他自己知道。

    但是这一晚,莫丹很惊异的发现,佟夕在说话的时候,聂修放弃了他一贯的习惯,眼神牢牢的锁在佟夕的脸上。

    莫丹不动声色的想要仔细观察一下,他的眼神是否有爱慕的意味,可惜什么都没看出来。

    聂修深藏不露的功夫,在三人小团队中拔得头筹。其次是傅行知,自家弟弟是最傻白甜的一位。

    因为是刚开业的缘故,菜肴做的十分精致,量也足。佟夕吃的不多,莫丹食量也小,莫斐今天踢了球,饥肠辘辘,直到聂修都停了筷子,他才吃到半饱。

    佟夕对莫丹说我出去一下。聂修以为她去了卫生间,直到莫斐放下筷子,还没见人,觉得不大对,请莫丹去卫生间看一下。不多时,莫丹回来说佟夕不在卫生间。

    聂修立刻拿起手机给佟夕打电话,一听说她在前台买单,瞬即起身。

    佟夕出门时带的现金都买了书,只剩下四十多块钱不够结账,万幸还带了一张银行卡。可是饭店刚开业,收银员说刷卡机还没弄好,暂时只能现金支付。她只好去旁边的银行提了点钱,一来一回耽误了时间。

    聂修穿过回廊走过去时,她已经结完了账,正往钱夹里放零钱。

    “怎么能让你买单。”聂修的语气中有微微的自责。

    佟夕认真的说:“应该我买单啊,你送我回家,莫丹帮忙收养小猫。难道不该我谢谢你们吗?”

    聂修骨子里比较传统,让一个女生买单,总觉得那里不对。拿出钱夹,要把钱还给佟夕。佟夕不肯接,说:“你下次再请我吧。”

    她也只是随口一说,聂修却很认真的说好,并强调:“下次我请你,你可不要拒绝。”

    佟夕笑笑不语,心里觉得是不会再有下次了,此后恐怕再也不会碰上他。

    聂修送她回到酒店,叔叔问她吃了饭没有。佟夕也没什么隐瞒,如实告诉叔叔,下雨碰巧遇见聂修,和他一起吃的晚饭。

    佟建文也没多问细节,只噢了一声,说那孩子十分的厉害,三岁看到老,小时候去浠镇的时候,他便和同龄的孩子大不一样。

    佟夕十分好奇他如何的不同,不过却没问。

    萍水相逢,转瞬各奔东西,大约再见无期。不过,即便再无见面可能,她也不会忘记曾经认识过这样的一个人。

    大雨肆虐过的城市,夜晚分外的安静空寂,路面的水迹在路灯下闪着波光。

    车里放着最喜欢的古典音乐,聂修却丁点都没听进去,心思飘忽,不知所在。这种情况很是反常,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要发生。

    四十分钟后,车子开回梅山别墅的车库中,他没有立刻上楼,坐在车里,拿出手机给好友之一傅行知打电话。

    电话里的傅行知那边吵吵嚷嚷,仿佛是在聚会。聂修说:“你找个僻静的地方,我有要紧事和你说。”

    傅行知拿着手机从ktv包厢里出来,一边走一边问什么事。

    聂修听着他电话里静到几乎没噪音了,这才问:“如果你要是喜欢上一个高三的女孩儿,你是等一年等她考上大学再追,还是现在?”

    “这还用说,当然是现在,先下手为强。进了大学那还不是水入大海,羊入狼群。在虎视眈眈的学长学哥包围之下,对了,还有学姐,那成功的概率可就大大降低。”

    聂修又问:“会不会影响她学习?”

    “怎么会呢,爱情也是一种动力啊,而且你这会儿追到她,刚好可以让她考b大,学长学妹,近水楼台,同校校友。”

    聂修觉得挺有道理。果然经常谈恋爱的人就是经验丰富,深谋远虑。

    四人小团体中,莫斐和傅行知都经历过恋爱,唯独周越和聂修,周越属书呆子木讷型,聂修属高不可攀的高深莫测型,不断有人追却从未被追上,今日居然动了凡心。

    傅行知好奇的不行,火烧眉毛似的追问:“你是不是看上谁了?”

    聂修坦然承认:“嗯,今天碰见一女孩儿。”

    傅行知更为激动:“我去,一见钟情啊?”

    聂修否认:“不是,六年前见过。”

    “我认识吗?在哪儿上学?咱们什么时候一起吃个饭?”

    这些问题聂修跟没听见似的,非常友好的说:“你去唱歌吧。”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