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勾过手的约定 > 19.第十九章

19.第十九章

作者:星放
    强烈推荐:

    “我我刚搬来。.l.”白尺揉眼睛, 往后挪躲开了点,“你没事了吧”

    她说话时,嘴角斜外侧2公分处, 就会印出浅浅的酒靥儿。像这老城区的木舟划桨后、在湖面上留下的圆水涡。

    带着旋儿,怪甜人的。

    安城不接话,只耸肩盯她看,也不说自己有事, 也不说自己没事。

    四目相对。

    白尺小时候贪玩,溺过水,所以明白那感觉。她只当眼前这少年还没从刚才的恐惧中走出来,自己的内疚感也就越发的强。

    “你等等我。”她拍拍人肩膀,尔后起身扭头瞪着那小男孩,威逼利诱让他道了歉。

    紧接着又回头安抚女孩:“别人可以嘲笑你,但你自己永远不能嘲笑你自己, 明白么下次他再欺负你,你就揍他。别哭。知道没”

    这话, 是老白从前说的。白尺照猫画虎把气势、神情都学了出来。

    安城全程盯着人看, 忍俊不禁。

    直到将两个孩子都送走。她才挠头转过来:“抱歉啊, 我以为是你欺负”

    刚才那情景怎么看怎么像

    可地上的人还是不说话, 就盯着她, 眼神直勾勾的。

    白尺大眼睛垂成一条缝,偷偷睨了他一眼:“你、你生气了”

    安城明明想笑, 却握拳抵着鼻尖忍住, 眉头成川, 故意哼了声:“嗯”

    谁知尾音一落,自己眼前的姑娘转身、撒丫子就跑。

    安城以为她想肇事逃逸,起身正要追上去,才见人停在了巷子口的小店。

    从背带裤肚子上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湿哒哒的纸币,换了两个冷饮布丁,又蹬蹬蹬地跑回来。

    仰头举过来一个给他:“喏,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她哄人的样子,真的是

    “多大了”安城接过她手上的布丁,胡乱撸了把头上的湿发。

    水滴溅在丫头的脸上,她躲开抹了一把:“十六。”

    和自己一样。

    安城眸子凝住,一边扯开布丁的包装袋,一边又盯着她上下打量了几眼。

    片刻后,俊秀的脸颊突然笑开,“哈”一声像是天上火辣辣的太阳:

    “那你怎么那么小嗯小布丁。”

    “嘿,想什么呢”修长的手指从后面伸过来在她眼前打了一剂响指,“到了~”

    “嗯哦~” 白尺愣住,神情恍恍惚惚的,有点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近总是容易想起和安城初遇时的情景。

    她解开安全带,从车上跳下来。

    忽儿扑面的寒风,才一下子把她从盛夏的回忆里给拎了出来,她搓搓肩膀,朝手心里哈了口气:“今年冬天好冷啊~”

    徐岩州也从车里下来,闻言嗤笑:“你穿那么多还冷都跟熊似的了。”

    “那熊还不是得冬眠。”

    气吞山河的表情凶得人徐岩州直往安城后面躲:“我怎么觉得你丫最近脾气这么暴躁呢”

    这次是安城接的话,在他胸口凿了一拳:“哈――是你没人伶牙俐齿。”

    “就是。”丫头应声。

    “夫唱妇”

    “谁夫唱妇随了,小心哔哔,告你诽谤信不信”白尺突然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就凑过来,一副要吃了徐岩州的样子。

    还好被安城拦住,按着肩又给人推回去:“好了好了,咱先办正事,好不好”

    “哼。”白尺紧自己的棉衣,掉头朝南平区走。车子只停在了城区外的马路上,开不进来。所以他们还有一段路。

    两个男生跟在后面。

    徐岩州边走边揽身边人的肩膀,压低声音嘀咕: “这是怎么了”

    安城盯着前面蹶蹶的背影,笑道:“你踩小狗尾巴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他看安城一副大尾巴狼式的微笑,忍不住好奇就想问下去:“到底什么”

    却被前面突然惆怅的一声给打断。

    “真的要改造了。”

    城区外围的墙壁已经被一道道黄色“禁止通行”的警戒条幅分了出来。

    灰白黑的古镇突兀地加入了这么一道显眼的主流色调,就像是调色盘打翻在了水墨画上,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从前的邻里热闹,再也不复。像是应了冬日的景。

    残破墙头,到底萧条寂寥了。

    白尺定在外围糯糯地叹了口气。

    其实南平区要改造的消息,两年前就传出来了。只是他们这帮学生那时候都忙着高考,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关心不到这么宽泛。

    如今当事实实实在在摆在了人的眼前,才触目惊心。

    安城手抄在兜里缓步走过来,并肩和她站:“是啊,虽说只是改造,会尽量维持原来的样子,但是到底不是原来的那个了。”

    “阿城,是不是南平区之后,就到我们征北了”

    后面徐岩州走上前,跺了脚地上石板砖,被风吹红的鼻头一吸:“南平被改造是因为离园林还有一定的距离。可征北半个区都圈在了景区外围,近十年应该动不了。但是也不难想象,除了老一辈的阿公阿婆们,大多离搬出去不远了吧。毕竟老房子谁住着也不舒服。”

    “是啊,这时代走得太快了,跟不上的东西只能被取而代之了。”

    墙上干枯的爬山虎藤蔓纠葛缠绕,和他们的心情一样。

    气氛怔的缄默下来。

    许久后,才听白尺拉着安城的袖口:“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他耷拉着眼皮摇摇头:“嗯。”

    声音倔强又只能投降。

    城乡的规划发展是大到市,省,乃至国家的事情。哪里是他们几个学生参与的了的

    曾经年少,我们都是从一次次刻骨铭心的无能为力,开始明白这个世界不是围着自己转,开始明白渺小,开始明白道理的。

    白尺第一次体会到深陷泥淖洪流无法翻身的感觉。

    别别扭扭的将头转了过去。

    寒风起,从过堂来,吹的黄色的条幅哗哗作响。

    “傻瓜,哭什么。”安城将她棉服后面的帽子掀起来,扣在她脑袋上。大手盖在上面轻轻揉了揉。

    “谁哭了。”她犟嘴,但也不敢回头。

    眼眶红了一圈,就是挺舍不得的。

    等丫头憋了半天的劲儿,好不容易把泪给熬回去,耳边

    “小布丁,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全凭自己的心思左右。但当你明白了自己的局限,也会同时明白自己有多大的可能”

    安城声音轻柔,可就是有一股无法明说的力量:“我和岩州这一个月一直在往城乡建设局跑,终于是拿到了许可。南平区大概会在春节后的三个月开始动工改造,在此之前,我们可以自由出入取景”

    “十一月份参赛的短片剧本我已经定了,故事发生的背景就在南平区。”

    安城腰杆笔直:“小布丁,别沮丧。”

    “我们的画笔不就是为了留住这一个个不将存世的美好么”

    他英俊的眸子噙着笑意。顾盼生辉。

    白尺也没想到,这句话,在日后若干个漫长的岁月年头里,成了她的座右铭。

    她浑身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红晕浮上双颊,赶紧扯着自己的线衫挡住半个嘴巴。

    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阿城,好好帅啊

    “那剧本带了么”大概是为了掩盖心情,她扯开话题。

    “嗯。你要现在看”

    她点点头。

    一旁的徐岩州听到剧本,眉尾挑起来问:“那剧本我看了,感觉故事的两个主角,怎么有点像你们两”

    丫头白眼。听他这么说之后,接过安城递来的本子,大致略了眼

    他妈的。

    哪里是像,这根本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安城摊手,“对了,剧本里还有一场需要细化的内容就交给你了。”

    白尺:“哪里”

    “这里,这里男主落水昏厥之后,女主给男主人工呼吸的时候女孩子的心情我揣摩不出来”

    他笑:“你来。”

    来你个大头鬼:“你”

    没等人话说完,徐岩州就笑了:“哈哈,阿城,你确定白尺她能揣摩女孩子的心情”

    安城不答话,反而转过来问自己身边的人:“你能么”

    能你个大头鬼。

    白尺本子按在他胸口,推人一个踉跄:“滚蛋。”

    自己气嘟嘟的走到巷子口,一溜烟就钻进了警戒条里。

    “哈哈哈――”两个男生看到那小背影就忍不住的咧嘴大笑。

    白尺扭头过来,正准备呵斥他们不许笑的时候,

    他妈的。

    那两人大长腿一迈,从警戒条幅上跨了过来。

    她是钻过来的

    回去的一路上,两个男生走在前面聊天。

    白尺跟在他们后面,脑子里零星片段不停的往外冒,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就成了握笔的姿势,点点画画,她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安奈不住了。

    脚下的步子随之加快,紧跟着一头撞在了安城的后背上。

    “嘶你们干嘛停”她抬头正要抱怨,视线里却突然多了另外一个人。

    大冬天,穿着单薄的篮球服,浑身滚着热气,倚在弄堂里的墙壁上。

    “曹泽你怎么在这”

    他倒是直接,招呼也不打:“白尺,唐晓最近有和你联系过么”

    “嗯,从学校回来之前,我们通过一个电话怎、怎么了么”

    那边顿了片刻,表情不太好:“她要跟我分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