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历史军事 > 皇家撩宠记. > 第76章 鎏金箭坠(六)

第76章 鎏金箭坠(六)

作者:小醋
    订阅<50最新章系统防盗, 补足订阅或等几日可正常阅读, 见谅  当年柳氏嫁进侯府时,叶齐宏刚刚崭露头角,她戏言了一句“小叔压了我夫一头”,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叶齐宏当下便决然断了入仕的念头, 风流潇洒了十多年, 到如今一事无成。.l. 移动网

    这些年来,老夫人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却难免对此事颇有龃龉,她的丈夫提起这个幺弟也时常长吁短叹。

    现在难得叶齐宏再次成家有了寄托, 柳氏打心眼里替小叔高兴, 爱屋及乌,也难免对小叔的继女偏疼了一些。

    叶云蓁也是个懂事的,被母亲这么一说,也就收了那丝不痛快,亲自去了兰亭苑。

    时候还早, 伺候的丫鬟早就把东西收拾好了, 韩宝葭却还拽着杏儿在学编蚱蜢, 叶云蓁一进院子, 便看见地上满是乱七八糟的绿叶,韩宝葭歪着脑袋小手不停地穿插、折叠着,眼看着一只蚂蚱就成型了。

    “四姑娘。”杏儿一见叶云蓁,慌忙站了起来, 踢了踢脚下的草。

    韩宝葭兴冲冲地朝着叶云蓁摇了摇手里的蚱蜢:“七姐姐,看我编的,好看吧”

    “快去洗洗手,”叶云蓁无奈地笑了笑,“今儿要去汀水阁呢,小心迟了。”

    “是。”韩宝葭脆脆地应了一声,收拾干净了,一把抓过自己编的蚱蜢,和收拾的学具放在了一起,起身和叶云蓁一起出了门。

    叶云蓁觉得眼皮跳了跳,忍不住叮嘱:“这东西可不能在汀兰阁玩,被先生瞧见了要打板子的。”

    “我不玩,”韩宝葭解释道,“云秀说喜欢这蚱蜢,我编一个送给她。”

    叶云蓁放下心来,两姐妹一起出了门。

    走到半路,在岔道口碰上了叶云茗和叶云秀两姐妹,叶云秀生性活泼,年纪又是最小,瞧见这只蚱蜢喜欢得不得了,左看右看:“十姐,这怎么编得跟真的一样啊,我也要学。”

    叶云茗在一旁眉头轻蹙,不高兴地道:“你离我远一些,别把这毛茸茸的蹭到我衣衫上了。”

    叶云秀举着蚱蜢冲着她吐了吐舌头。

    “这都是些不上台面的小玩意,玩一会儿便扔了吧。”韩宝葭也不以为意,随口说了一句。

    “知道上不了台面怎么还拿来玩”一个声音冷冷地响了起来,“云秀,还给人家,不可随随便便拿人东西。”

    叶云秀一听,顿时噤若寒蝉,乖乖地把蚱蜢递给了韩宝葭,嗫嚅着道:“十姐,还给你。”

    韩宝葭转身一看,只见叶慕彦和叶慕兴正从前面转角处走来,说话的正是叶慕彦,三房嫡子,在武安侯府的孙辈中排行第六。

    也不知怎么,这叶慕彦好像天生和韩宝葭八字犯冲,看上去眼高于。”

    “我自然会好好学的,过几日便把三字经倒背如流给三哥听”韩宝葭保证道。

    叶慕彦嗤笑了一声。

    “你不信,不如我们打个赌,”韩宝葭也不看他,只是气哼哼地道。

    叶慕彦有些好笑,这个小丫头,胆子倒不小,她这是以为三字经就三个字吗 “行,我们打个赌,你若是在半月之内能把三字经倒背如流,我房里的东西,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拿走。”

    “我稀罕你房里的东西做什么,”韩宝葭眨了眨眼,“要是我能背出来,你在全家人面前倒杯茶给我,再好好地叫我一声十妹妹,成不成”

    叶慕彦气,也不知道是祸是福。

    韩宝葭自然不知道安夫子的忧虑,姐妹们学的这些东西,除了古琴她未有涉猎,其他的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每日按部就班地地完成韩夫子布置的任务,一连几日,倒是得了韩夫子的夸奖,说她勤勉好学,是个乖巧的好学生。

    几个姐妹相处得也不错,叶云蓁是大姐姐,脾气好那就不用说了,最小的叶云秀没什么心眼,一口一个十姐,叫得比自己亲姐姐还亲热,叶云茗是个傲气的,最得先生喜欢,韩宝葭顺着她说话就相安无事,而二房的叶云菲一派与世无争的模样,看上去对谁都很好很亲切,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龃龉。

    这一日,她们几个正在练字,柳氏到了汀水阁和安夫子说了几句,便把几个孩子叫到了一起,笑着道:“你们几个成日里在家呆着一直嚷着说无趣,这不,安南长公主殿下要在宫中设宴,邀请你们入宫玩呢。”

    几个孩子一下子便露出了兴奋之色,叶云秀眼巴巴地问:“大伯母,我也能去吗”

    叶云茗瞪了她一眼:“你是堂堂侯府的嫡出小姐,怎么不能去了”

    叶云秀嘟着嘴,悻然道:“以前你出去玩的时候总说我太小了,我这才问一下的。”

    柳氏笑了:“傻丫头,自然是能去的。”

    一旁的叶云菲有些不太自然,迟疑着问:“大伯母,我呢”

    柳氏愣了一下,笑着道:“你若是想去,我去问一问。”

    叶云菲的脸一红,面露期盼之色:“劳烦大伯母了,我也想去见见世面。”

    柳氏点了点头,又看向韩宝葭:“宝葭,你这两日跟着安夫子多练习一下,宫里不比家里,有很多规矩”

    “大伯母,我也要去吗”韩宝葭瞪大了眼睛,那岂不是又有可能要碰上卫简怀了

    “你自然要去,”柳氏失笑道,“长公主殿下派人过来的时候还特意问起你了,说是以前碰到过你,很喜欢你,让你务必要一起过去。”

    “这”韩宝葭还想推脱,“我什么都不懂,去了只怕要丢侯府的脸”

    叶云蓁还以为她胆小,连忙安慰道:“别怕,有我们在,会照看你的。”

    一旁的叶云菲脸都白了,咬着唇才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凭什么

    平日里她要比几个嫡出的姐妹低上一头也就认了,可这个韩宝葭明明是个外姓人,跟着继母进了侯府的门就披上了侯门嫡小姐的皮,家里人都疼着捧着,现在更好了,她去趟宫里还要陪着笑脸去讨,韩宝葭却能理所当然地进宫,这凭的是什么

    叶齐宏明白她挂心的是什么,低声道:“你放心,母亲已经遣人等在这里了,等花轿走了以后,便把宝葭接走。”

    殷盈一直担心女儿会不会因为她离开心里难过,更担心侯府会不会出尔反尔,不愿意将女儿带走,一听他安排得如此周到,忍不住便心中感激:“多谢四爷。”

    那声音软糯甜美,叶齐宏心神一荡。自从那日在侯府一别,他已经两个多月未见佳人了,今日终于到了可以一亲芳泽的日子,自然盼着这迎亲、娶亲的冗长仪式赶紧过去才好。

    不过,他明白韩宝葭在殷盈心中的地位,眼看着殷盈已经上了花轿,他在门前梭巡了片刻,看到了他的侄儿叶慕兴,今日家里人都忙得很,便派了长房这个稳重的侄儿过来接人。

    叶慕兴见叔叔这幅紧张的模样,心里有些好笑,赶紧示意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让他安心去拜堂成亲。

    等花轿起了,门前看热闹的人也都散了,叶慕兴这才进了殷家言明来意,不一会儿,便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豆蔻少女挑帘而出,他不由得呆了一呆。

    眉似远山,目如秋水,一颦一笑,尽见。

    武宁侯府中也有好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姑娘,也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可和眼前这个一比,却好像都少了些什么,没有那让人一眼惊艳的感觉。

    怪不得四叔会对四婶一见钟情,就算被人背地里嘲笑也非娶不可,女儿尚且如此,那母亲一定也是绝色丽人。

    叶慕兴定了定神,笑着道:“十妹妹,我奉祖母之命前来接你,请随我来。”

    韩宝葭眨了眨眼,小声问:“那我该叫你什么”

    叶慕兴看着这个漂亮乖巧的新妹妹,越看越欢喜,深怕吓到了她,柔声道:“我是你大伯的嫡子,以后你便叫我三哥吧。”

    三哥,听上去和三郎有着莫名亲切的联系。

    叶慕兴斯文洒脱的模样,也和从前年轻时的谢隽春有那么几分相似,韩宝葭很是喜欢。

    坐着一顶小软轿,韩宝葭一路慢悠悠地到了武宁侯府,避开了热闹的正门,被送到了上次来过的荣华堂。屋子里很热闹,除了上次见过的老夫人,还有几个打扮华丽的中年美妇,旁边还站着好些个年轻女孩,偌大的屋子里莺莺燕燕,一时之间都有些目不暇接。

    “祖母,你要的人我给接过来了。”叶慕兴朗声笑道。

    满屋子的人一下子都瞧了过来,韩宝葭也不怯场,只是浅笑着朝坐在上首的老夫人躬身行礼:“见过老夫人。”

    老夫人笑了,朝着她招了招手:“来,过来。”

    韩宝葭乖乖地走上前去,老夫人抓过她的手,仔细端详着:“这几个月没见,宝葭又俊了不少,越长越水灵了。”

    旁边的人连声附和。

    “想一想,该改口叫我什么了”老夫人又问。

    她的眉目慈祥,已经略显浑浊的双眸中透着一层光彩。

    能辨识那些沸沸扬扬的流言、体谅殷盈作为母亲的苦心、殷殷期盼儿子能有个和美的家庭。

    这是一个清楚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睿智老人。

    韩宝葭心中敬重,诚心诚意地叫了一声:“祖母。”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今儿个你就跟着我一起吃酒吧。”

    虽然是续弦,但武宁侯府将喜事办得依然隆重得体,京城里的一些世家都到了,宴席分为内外两厅,韩宝葭跟着老夫人在内厅,贺喜之声不绝于耳,看上去一团和气。

    眼看着酒席差不多了,老夫人年岁大了,便提前离席了,韩宝葭跟在她身后朝外走去,耳边隐隐刮过几声若有似无的轻笑。

    “就是她那个女儿”

    “怪不得”

    韩宝葭的眼皮跳了跳,朝着声音的来处看了过去,却见两个衣饰华美的夫人正打量着她,见她看过来也不避讳,只是挑了挑眉。

    “宝葭,扶着我些,”老夫人恍若未闻,叫了一声,“人老了,不中用了。”

    韩宝葭应了一声,快步搀住了老夫人的胳膊:“祖母慢些走,正好消消食。”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一老一少朝外走去,身后几个嬷嬷跟着,很快便出了厅堂,把那欢声笑语抛在了身后。

    作者有话要说:  唔,危急时刻,今天的叶宝葭,有没有一点点谢隽春的风范

    本章随机红包50个。

    感谢土豪们包养的霸王票,扑倒么么哒~~

    scarb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8:11:42

    joj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20:26:31

    冰嫣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20:33:54

    丫丫就是丫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22:22:15

    ぃ萢沫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0 08:27:22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