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纸面偶像 > 60.又一村(1)

60.又一村(1)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

    如果看到这行字, 说明漏掉了非常精彩的情节哦~  曲乐白思索一秒, 给自己找了两个原因。【无弹窗,页面干净,看书就上WwW.dashubaO.cC】本文由 。。 首发

    一来是因为没有小号,二来是想看看柔酱有什么反应——从之前的转发来看,柔酱也许还是自己的粉丝。如果柔酱知道她刚刚杀了自己, 又会有什么想法呢?

    而柔酱反应稀松寻常,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仍在跟直播间里的观众们聊天。

    “不, 不是禁言的水友,是在游戏里遇到的那个。”

    柔柔酱:【原来ybc是指一笔春。】

    诶?没有一点儿惊讶, 甚至说话语气都没有改变……

    曲乐白突然后悔, 也许人家只是随意转发,并不喜欢自己的书。这一出反而丢人现眼。

    “对,竟然还敢给我发私信, 我骂一顿就拉黑!”柔酱语气表情义愤填膺,回复私信的语气却很……正式。

    正式到谨慎, 正式到疏离。

    柔柔酱:【您好。】

    既不是读者见到作者的兴奋,也不是主播见到水友的自矜。仅仅两个字, 曲乐白敏感地从中读出来了某些非常矛盾的情绪。

    如果今天私信的这个人不是自己, 柔酱真的会骂一顿拉黑吧……她像是做得出来这种事的人。但因为这个人是自己, 柔酱犹豫了,不知该用怎样的立场和语气回复, 因此选择了最为官方的一种来试探。

    曲乐白看着屏幕上两个字, 停顿了。

    而此时, 直播间里的柔酱也沉默。

    意识到这一点, 曲乐白看向平板,却又正好通过网络跟柔酱对视。那双眼睛仍旧漆黑如墨,又在“对视”后立即移开。

    自己私信过去到底想干嘛?找骂?

    曲乐白手指放上键盘,刚刚准备打字,又收到下一条私信。

    柔柔酱:【想跟我一块儿玩游戏么?】

    柔柔酱:【水友局。】

    一笔春:【……哦好啊。】

    所以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分明不是来找人打游戏的。

    柔柔酱:【不准用外挂。】

    深夜,恒温空调。但曲乐白还是在一瞬间面红耳赤——她的确用了外挂。

    购买使用外挂的心理已不可考,约莫是因为压力。失去灵感之后,她变得格外暴躁,格外淡漠而封闭。

    既不愿意跟大佬开诚布公地聊一聊目前所处的困境,又不愿意放弃,只能强撑着写,并在码字间隙冲到游戏里杀伐宣泄。

    她一点儿也不在乎被封号,有好几个备用小号。虽然开外挂不对,但只要没人知道这没素质的人是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氪金,然后变强,仅此而已。

    曲乐白一直用这个逻辑催眠麻痹自己,却没想到在柔酱面前露了馅。

    像是有无数蚂蚁咬噬手臂和指尖,那一瞬间,曲乐白羞愧到了极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

    为什么用外挂?为什么被发现了?为什么不换号?为什么狙击柔酱?为什么主动私信?……

    一连串的“为什么”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曲乐白整个人都框在其中,让她喘不过气来。

    究其源头,只能听见振聋发聩的一句。

    ——为什么写不出来了?!!

    这是一切痛苦的起源,被柔酱无意的一句话连带了出来。哪怕对方并没有任何主观的意愿,曲乐白仍然觉得自己仿佛脱光了一样。

    羞愧。痛苦。

    柔柔酱:【唔……】

    柔柔酱:【我不喜欢外挂,不喜欢被人污蔑用外挂,也不喜欢我认识的人用外挂。】

    直播间里,柔酱面无表情地玩手机,照例收获一堆“某主播直播玩手机月入百万”的弹幕,但她本人毫不在乎,甚至再也没有抬头看过弹幕一眼。

    曲乐白盯着那个“唔”字,心头惊涛骇浪渐渐平息下来,后知后觉琢磨出味。柔酱这是在对自己解释。

    强压下心头的怒气和嘲讽,柔酱绷着一张脸给自己发私信,邀请自己一块玩游戏,还解释了雷点……几近温柔。

    羞愧是个小人,一旦没被紧咬不放,就能泰然自若地钻回土里。曲乐白厚着脸皮同对方讲话。

    一笔春:【好】

    一笔春:【对不起。】

    柔酱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对观众们解释道:“我带个人双排哦,稍微等一下啦,我加个好友。”

    弹幕猜测双排的对象,又提了xd的大名,但柔酱没有理会。

    好不容易交换账号,加上好友,观众大吃一惊。

    【这不是刚那个外挂狗么?!柔酱怎么跟她一起玩啊!】

    【这样就能引起柔酱注意?那我也要去狙击!】

    【有私信提示音,说明这是柔酱认识的人。谁啊?强得跟外挂一样,除了xd还有谁?可这是个妹子呀!】

    “等等啊,我换个号。这号等级太高啦,打起来超难受的呢!”

    明明只是在等待游戏邀请而已,曲乐白却感觉手忙脚乱。等待对方换号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件事情。

    柔酱用回了曲乐白第一次看直播时的那种语调,懒洋洋得撩人。

    或许这是主播的独门秘技,就算知道她是故意这样说话,也难逃被诱惑的前路。

    曲乐白对柔酱完全改了观,就连原本讨厌的语气语调都觉得顺耳不少,由此可见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受了恩惠之后,偏颇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换好号,两个人一同排进游戏。

    曲乐白跟柔酱待在同一个yy里,没敢开自由麦。等待阶段,她安静地站在原地,就跟掉线一样,哪有上一局又是手榴弹又是子弹的“热情”。

    “喂喂喂,你在么,掉线啦?”

    柔酱突然呼唤曲乐白,曲乐白连忙开麦,轻轻道:“嗯?”

    柔酱笑说:“怎么不说话啦,换人啦?”

    曲乐白沉默,她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么多话,尤其这些人大部分都对自己没什么好感,甚至还在骂自己。她分神瞥了一眼弹幕,密密麻麻飘过去了一大批对自己的指责。自己有错在先,刚刚的行为还很不要脸,这让她有些紧张,连按键都不知道怎么用。

    【跟这种人玩真掉价!退订,取关!】

    曲乐白心里一窒,看了一眼观众人数,惊讶地发现竟然真的略有减少。

    跟自己一起玩,影响了柔酱的人气么?也对,看游戏直播的人都很讨厌开外挂的人吧……凭自己的行为,有什么资格跟柔酱一块儿玩游戏?

    曲乐白犹豫了一下,给柔酱发私信:【这边有人在睡觉,不方便。你直播间里人数减少了,没关系么?】

    前一句是全然的谎言,真心藏在后半句。

    “好吧,”柔酱扫了眼手机,耸了耸肩,说:“弹幕都安静一点儿,我这儿带妹呢,不要吵呀,让我发挥呀。”

    像在撒娇,弹幕很快被这如蜜一般的语气吸引过去,倒是没什么人谈及曲乐白的存在了。

    曲乐白松一口气,活动下肩膀,这才发现僵硬得要死,自己太紧张了。

    柔酱下令:“跳,这局猥琐发育,不刚枪。”

    曲乐白完美执行了指令。

    之后的游戏相当简单。柔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间或给出相应指示,帮曲乐白避开敌人。

    指示简单精炼,奈何曲乐白水平一般。加上紧张,连这一般的水平都打了对折,很多时候还没来得及调转视角,就已经被人干趴下了。

    柔酱倒也不厌其烦,默默地杀死敌人,再用治疗物品将曲乐白救活。

    有时候来不及救,柔酱便相当直接自杀,重开一局。

    除却指挥曲乐白,柔酱偶尔也跟弹幕聊天,但游戏进行中绝不接梗,仿佛没开弹幕一样。这让曲乐白有些奇怪,如果柔酱不看弹幕,上几局是如何看到关于xd的那条弹幕,准确封号的呢?

    如果一边玩游戏一边看弹幕,又是如何做到完全忽视、正常发挥的呢?

    也许柔酱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沉不住气。

    性格很……深。

    曲乐白实在孺子不可教,一个半小时而已,两人已经开了十几局,相比这个游戏的平均时长来说,十分早夭。

    两个人连麦也跟没连似的,曲乐白几乎不给反馈。她想:柔酱会不会以为自己掉线了?

    但游戏还在继续,由不得她分神太久。

    随着时间推移,直播间的观看人数越来越少。但曲乐白反而越来越适应这个节奏,只要不去看一旁的平板,就能忘记自己正在被二手直播给那么多观众。

    忘却直播这回事情,没有压力,就能全身心投入游戏之中。队伍的存活时间越来越长,又一次甚至撑到了前五。

    两人死了重进,进了又死……柔酱指挥相当到位,偶尔还会提点一些小技巧,如此重复十几次,曲乐白越来越熟练,竟然也逐渐体会了这个游戏真正的乐趣。

    也不知过了多久,曲乐白听到柔酱打了个哈欠,看向时间,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已经玩了好几个小时了。

    “……困了?要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曲乐白问。

    自己倒是不怎么困,但总不能一直拖着柔酱不睡觉。

    “第一了再睡,不然睡不着。”柔酱说:“下把努力,争取争取说不定还能在五点之前睡觉。对了你明天要工作么?”

    工作倒是要,但自己现在不怎么困……曲乐白咬了咬牙,说:“好。”

    玩游戏玩到职业的程度,胜负心必然很重。若是没能拿到第一,柔酱说不定真的睡不着。

    自己要努力了。

    曲乐白捏紧了鼠标,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游戏中。

    这一局,她比什么时候都要认真。柔酱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绝对忠诚。而柔酱也认真了起来,神采奕奕地盯着屏幕,比刚开始直播的时候还要精神。

    皇天不负有心人,第一。

    “终于爽了,下播了下播了,大伙儿明天见。”

    说完这一句之后,柔酱干脆利落地关了直播,没有任何留恋。

    不知为何,曲乐白心里竟然有些遗憾。好像还没有对柔酱说谢谢,也没有说晚安。

    下一秒钟,耳畔响起柔酱的声音。“是不是比外挂有趣多了?”

    曲乐白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没有退yy。

    “嗯……谢谢,晚安,还有,对不起。”

    柔酱噗地笑出声,说:“到底想说哪句?”

    停顿一秒之后,曲乐白慎重道:“以后再也不会用外挂了。”

    “那就好。”柔酱说,却没有任何道别的意思。

    曲乐白觉得自己先说再见不合适,只得跟柔酱同样僵持在yy上。

    几秒钟后,她突然被游戏弹了出来。

    再登录,显示“您的账号因涉嫌外挂已被处理”。

    曲乐白一惊,连忙道:“啊!我被举报封号了!”

    随即,她听到了轻轻的笑。

    “我知道啊,我举报的。”

    诶……诶——?!

    “公屏上我qq,加我吧。明天聊,晚安。”

    丢下一句话,柔酱直接退了yy,如同下播时一样突兀。

    曲乐白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按图索骥地添加qq,填了验证消息发送。

    【晚安。】

    出租车载着曲乐白掉头,朝公寓的方向开过去。

    坐在车上,思绪不由自主飘散开来。

    付钦凤不服输,眼神如同小豹子一样倔强。这让她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在今年以前,她的灵感从未枯竭,就连喝口水都能蹦出一百个点子。当时的她以为自己被上苍眷顾,毫不犹豫地辞职写作,还因为这个跟家人大吵了一架。她家人略显保守,总觉得端着铁饭碗才是最好的。

    ——写书能写一辈子吗?

    ——当然能!

    那时候的自己一意孤行,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过,缪斯抽身如此之快。在曲乐白还没来得及写下所有诗句的时候,女神就已经远去,连片裙摆都抓不住。

    灵感比爱情还缥缈,偏偏对自己来说,是比一切都要重要的事情。

    失去了缪斯的垂青,她灰溜溜地回来,如同战败的凤凰。

    自己失败了,可付钦凤不一定会。自己软弱太久了,竟也开始腐坏。

    是时候改变了。

    她叹了口气,下车之后在便利店买了好几罐咖啡,这才上了楼。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