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过来给我亲一口 > 32.第 32 章

32.第 32 章

作者:姚北北
    尝试一下jj的新科技。.し.  谢文渊只听到言君略微停了两秒钟, 还没等谢文渊说什么,言君略带笑意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让你在实验室等等, 免费外卖配送服务。”

    谢文渊:“”这么晚了,来实验室做什么

    谢文渊:“我现在就回来,你让他在寝室等等。”

    话筒里传来蹬蹬蹬地下楼声,言君无奈地摊手:“小朋友已经跑了, 你还是在实验室多等会儿。”说着他又笑着补了一句:“还能体验一下在实验室约会的感觉。”

    谢文渊:“”

    秦楚跑到出去才发现,他干嘛要去找谢文渊啊, 实验室又不能吃东西。

    可是他又没有谢文渊的电话号码, 联系不上刚刚出来应该顺势跟谢文渊室友要个电话号的。秦楚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提着东西就跑。

    秦楚一跑进实验楼就被门口的大爷叫住了:“哎哎哎,你干嘛的这么大晚上跑过来。”

    秦楚脸上带着笑意:“谢文渊学长没有吃晚饭,我给他送饭的,您让我上去呗”说着他还拎了一下手里的餐盒。

    大爷怀疑地看了他两眼:“吃的东西不准带进实验室, 你的准则都是怎么学的”

    秦楚噎了一下, 他趴在门卫室的窗口,一脸乖巧:“那您能不能帮我叫一下谢文渊吗”说着他还远远地指了指门卫室桌子上放着的电话。

    大爷更怀疑了:“你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当然是没有了,不然我早就打了啊秦楚在心里默默腹诽,面上还是一副“乖巧.jpg”的表情, 秦楚毫无心理负担地说谎:“刚刚手机没有电, 已经关机了, 您帮忙打一下吧。”

    大爷看他一眼, 还是拎起门卫室的破旧座机开始打电话。

    秦楚眨眨眼睛, 悄悄松了一口气, 心里越发觉得要跟谢文渊要个电话号码。

    那边谢文渊一直站在窗户边上等,他原本以为秦楚那只是一句玩笑话,可是没想到秦楚居然真的带着吃的找他来了。

    正想着,实验室里很久不用的座机响了起来,谢文渊一接起来,那边就传来门卫大爷的声音:“小谢么有个男生说要给你送饭。”

    谢文渊愣了一下,也反应过来,秦楚多半就是被认真,爱较真的大爷给拦下了。他:“恩,是来找我的,您让他上来吧。”

    破座机的声音有点大,秦楚清楚地听到里面的声音,他心里咯噔一声,就等着大爷再教训谢大学霸一番,谁知道大爷只是哼了一声,很不满的样子。

    大爷拍了一下桌子,语气严厉:“说好的半小时下来呢这么晚了,打算在实验楼过夜吗”

    谢文渊:“”

    秦楚:“”

    这待遇差得也太大了吧。一向被各种大爷大妈喜爱的秦楚默默地捂了一下胸口。

    谢文渊似乎也顿了一下,没一会儿,破座机的话筒里又传出他的声音:“对不起,我现在下来,麻烦让他等一小会。”

    大爷挂了电话,抬头看了秦楚一眼,语气十分不好:“他一会儿就下来了,你去那边等。”

    秦楚回头看了一眼,乖乖地去大厅的长凳上坐下了。

    门卫处地大爷低头看着报纸,时不时还瞥着一只眼睛看着他,仿佛秦楚是拐带优良好学生的坏小子一样。

    秦楚坐得端端正正。大晚上带着一身酒气什么的,看起来确实很像不良少年啊。

    不过多久,随着“叮咚”一声,电梯里走出来一个人。高高瘦瘦的,晚上的灯光更是映地他皮肤白皙,简直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小哥哥。

    秦楚站起来,对着那边举了一下手:“学长,这边。”

    谢文渊走过来:“你怎么还是来了”

    秦楚笑眯眯地说:“不是早就说好要给你带好吃的吗”

    谢文渊看着他的笑容,嘴角也跟着浮现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秦楚眼神飘到谢文渊右边脸颊上那个小酒窝上,眼角的弧度也更弯了。他今晚这么来来回回跑了几趟,有了大学霸这个小酒窝也很值得了。

    秦楚抬了抬手里的包装盒:“我们找个地方去吃东西呀”

    谢文渊点点头,他扭过头去,门卫处的大爷偷摸摸看这边好一会儿了,见谢文渊看过来,他干咳了一声,装模作样地看着手里的报纸。

    谢文渊:“您也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大爷不耐烦地挥手:“快走快走,连晚饭都不吃,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都不注意身体,老了要吃亏”

    谢文渊跟大爷打完招呼,回过头来:“走吧。”

    秦楚站在不远的地方,听他招呼,这才小跑两步到谢文渊身边,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实验楼。

    在他们的身后,门卫室的大爷冷冷地哼了一声,抖了抖手里的报纸。

    此时已经有些晚了,两人走出实验楼也一时想不到要去哪里才好。

    路边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秦楚有些烦躁地在路边的树上揪了一片树叶:“这么晚了,好像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啊”

    秦楚往前跳了两步,突然回头:“学长,你把东西带回去吃吧”

    谢文渊定定地看他两秒钟,摇摇头:“一起。”

    秦楚眼里的笑意慢慢浮现出来,他笑:“我倒是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去,但是是露天的,你可以接受么”

    谢文渊点头。

    秦楚伸手,拉住谢文渊的手腕往外跑。

    谢文渊看了看秦楚的那只手,什么都没说。但在黑夜里,谢大学霸的耳尖却有点发红。

    秦楚带着谢文渊七弯八拐,拐到一栋教学楼的后面,那里有一片石头桌子椅子,旁边的桂花树也正开着花,空气里一片香气。

    秦楚走过去,挑了一个可以看到月亮的桌子。他满意地把手里的快餐盒放到桌子上,一边动手拆盒子一边问:“学长你有吃晚餐吗”

    谢文渊也过去帮秦楚一起拆,他犹豫了一会儿,十分诚实地摇摇头。

    他刚刚心神不宁,压根就没觉出饿来,这时候被秦楚一提,顿时觉得自己的胃已经开始不满地叫嚣。

    秦楚原本是随口一问,他也没想到谢文渊真的没有吃饭。秦楚有点哭笑不得,还有点感动:“不会吧,你这么信任我吗万一我忘记了呢”

    这真是一个十分美好的误会。谢文渊真的只是忘了而已,谢大学霸抿了抿唇,没吱声,权当是默认了。

    这会儿手里的打包盒子一一打开,一股饭菜的香味也弥漫在了空气之中。

    秦楚故意搞怪一般地做了个手势:“当当当当,外卖配送,请先生签收一下。”

    谢文渊也忍不住笑了:“嗯,谢文渊签收。”

    秦楚:“记得好评哦~亲。”

    月光照在他的半边脸上,留下一片阴影,谢文渊在那一刻心动地无以复加,空旷了一晚上的心被一股暖流冲过,温暖了四肢百骸。

    气氛这么安静下来,秦楚撑着下巴看着对面的谢文渊。谢大学霸的身上总是有一种安静而沉稳的气质,让他任何时候看起来都跟别人格外不同。

    秦楚想起最开始的那次见面,谢文渊也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在吧台旁边喝着果汁,看起来半点都不像个前来参加联谊会的人。

    谢文渊应该是不会喜欢那种很热闹的场合吧

    “有没有喜欢吃的我每个都带了一点。”秦楚把几个盒子一溜排开,这些菜是刚刚上菜的时候装的,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谢文渊点点头:“谢谢。”

    秦楚:“不用谢啊,早就说好的么。”说着秦楚状似无意地说:“幸好你没去啊,那群人真是闹腾死了。”

    谢文渊愣了一下:“他们还没有结束么”他还以为秦楚是结束了才来找他的。

    秦楚点点头:“还说要去ktv包夜,我懒得去,太闹了。”说着他还眨了眨眼睛:“这样赏赏月,吃吃东西,比那些好玩多啦”

    谢文渊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秦楚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两只塑料杯,没一会儿,一杯酸梅汁就被递到了谢文渊的前面。

    秦楚的眼睛亮亮的:“这个挺好喝的,我还特地顺了两只杯子出来。”

    他们点了一大杯的酸梅汤,但是除了秦楚,其他人全喝酒去了,最后吃完,秦楚是在没忍住,连剩下的酸梅汤也全都带出来了。

    杯子很劣质,但是谢文渊还是端起来喝了一口,酸梅汤确实很好喝,配上面前这个人,谢文渊简直都快把酸梅汤喝出了甜味。

    虽然嘴里说着不饿,但是谢文渊还是一点点地把东西吃了个大半。秦楚基本什么东西都打包了一点,有些汤汁混合起来味道难免有些奇怪,谢文渊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吃得面不改色。

    刚刚在一群人喝酒的时候,秦楚就光顾着吃菜了,此时他还很饱,不过浅浅地尝了一下味道,他便放下了筷子。

    秦楚笑眯眯地看着谢文渊:“学长,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菜呀”

    谢文渊拿着旁边的纸巾擦了擦嘴巴,他没有回答秦楚的问题,反而道:“不要叫学长了。”

    秦楚一愣:“啊那叫什么”

    谢文渊:“都可以,只要不叫学长就行。”

    秦楚敏感地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他看着学霸真诚的眼神,狡黠地笑:“唔,那叫师兄”

    谢文渊眉头微微皱起。

    秦楚心里偷笑,他故意停了两秒,这才从善如流地开口:“那谢文渊。”

    他这边话音一落,学霸的小酒窝就不甘寂寞地冒头了。秦楚看着学霸的小酒窝,手里揪了一块小蛋糕丢进嘴里,压压惊。

    秦楚心里愤愤地想,谢大学霸肯定不知道他的酒窝特别撩人。

    等两个人吃完饭,夜已经深了。两个人沿着学校的小道一路回了寝室楼,时间太晚,宿舍楼下也已经关了门。

    两人在谢文渊的宿舍楼下挥手道别,秦楚倒退着走往自己的宿舍楼走,一边朝着谢文渊挥挥手:“拜拜,明天见”

    谢文渊一直看着秦楚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这才转身进了楼里。

    秦楚一路跑回了自己的楼下,远远地他就看到有一个人形的生物趴在铁门上扭动。秦楚走进了才发现,这还是个熟人呢。

    趴在门上的那个人听到动静回过头来,他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带着酒后的红晕,看着格外好看两分。

    顾升还以为秦楚早就回了宿舍,这会儿在门口碰见,顿时震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