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王牌悍妃,萌夫养成 > 241 两人独处

241 两人独处

作者:水千澈
    萌夫241

    “阿珑,我痛。【手机用户直接访问 m.dashubao.cc】”

    水珑绝不承认她还真被他这么故意示弱的样子给弄得心头一抽,嘴角冷然一勾,“痛不死你。”

    现在知道痛了,那时候怎么还那么冲动冒险!

    长孙荣极抿了抿嘴唇,分明是隐忍的表情,偏偏让人倍感愧疚感,觉得他受了无尽的委屈。

    “狠心的狐狸。”

    水珑说:“你能换一句吗。”

    长孙荣极抬眸,“迟钝的狐狸。”

    水珑哭笑不得,抽出手给他检查身体状况,却发现他依旧不放手,顺着她的动作而起伏了下身体。

    虽然长孙荣极的表情不明显,水珑还是发现他一瞬皱了下的眉头,立即就停了手中动作,看着长孙荣极。

    长孙荣极还捏着她的手玩着,轻笑着说:“说你迟钝你还不承认,嗯?看我变成了病患,还不快向我表现你的温柔?”

    瞧他一副我给了你恩典的神态,水珑无语的摇头。如果是平日,她一定懒得理会他,不过这厮现在仗着自己重伤,就执拗的抓着她的手,分明是宁可自己伤痛也不放她走的意思。

    “温柔?”水珑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抽出手,因为她直觉她要是用力抽手,床榻上的这头大猫绝对会死不放手的被她拖下床,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是这样一摔的话绝对够他痛的了。

    在长孙荣极期待的目光下,水珑继续说道:“你觉得我有那种东西?”

    长孙荣极目光依旧一瞬不瞬的望着她,丝丝的黯然浮现。

    “娘。”一旁阿妴低低的出声,“我知道爹爹要什么!”

    姬儿也点头,然后二话不说的跑了出去。

    他去的快,回来的更快,来回不到一分钟,然后把一个盒子递给了水珑。

    水珑一接到盒子,眸子内就浮现了笑意。

    “嗯?”长孙荣极这回的反应有点慢,水珑也不给他解释,速度极快的单手打开盒子,看也没看掏出什么样颜色的颗粒就喂进了长孙荣极的嘴里,笑眯眯的对长孙荣极说:“感受到我的温柔了吗?”

    长孙荣极双眉一抖,眸子幽幽的往阿妴和姬儿的方向看去。

    不知道是不是长孙荣极现在的状态太没有威慑力了,又或者是因为有水珑的存在,两个小孩心底对长孙荣极的那点敬畏消失得一点都不剩,还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打趣起长孙荣极——

    阿妴人小鬼大做着一副成熟的表情,对长孙荣极认真说道:“爹,乖乖养伤,身为男子要能吃得苦中苦,不能像女子一样娇弱哦!”

    姬儿点点头,应和说道:“对的!爹爹,撒娇这种事情应该是让我们疼爱的女子做的,身为男儿,流血流汗也不能流泪!”

    “说的好。”长孙荣极不怒反笑,并且夸赞两小孩。

    两小孩当即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寒意,令他们的汗毛都自动的竖立起来。几乎是同时,两小孩一起往后退后一步,谨慎的望着长孙荣极,似乎他下一刻就会化身为狂兽,扑上来把他们吃进肚子里一般。

    长孙荣极却不再看他们,回头对水珑说:“阿珑的温柔是苦中带甜的味道,我品味到了。”

    这句话包含着的两者意思,让水珑挑眉。原来她随手一拿,竟然拿到了一颗苦口的糖么。

    她不负责任的想,这不能怪她,怪这怪长孙荣极倒霉。

    “爹爹,你饿了吗?”两个小孩不放过打击他们英明神武的父亲是一回事,却也不会忘记关心自己的父亲。

    长孙荣极对他们淡淡的点头。

    肚子饿了是真,不过有意打发他们走更是真相。

    阿妴和姬儿像是得到了某个非常重大的任务,立即说道:“我们去给爹爹拿。”

    “等等。”长孙荣极叫住他们。

    两小孩一起停下脚步,乖乖的听他的吩咐。

    长孙荣极微笑的说:“我想吃你们亲手熬的粥。”

    他的笑容向来老少皆吃,连自己的小孩也不例外。两小孩觉得生病的爹爹真的好温柔,好让人想要疼爱哦!

    “哎,真是拿爹爹你没办法呐!”阿妴摇了摇头,一副‘好啦,好啦,就依着你啦’的模样。

    姬儿眉开眼笑的样子很可爱漂亮,对长孙荣极说:“爹爹乖,虽然娇气了点,可谁叫你是我们爹爹。”

    长孙荣极眉梢一跳再跳,对两小孩说:“滚吧。”

    阿妴和姬儿正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中,没有在意长孙荣极的用词,乐呵呵的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水珑和长孙荣极两人,长孙荣极的神色立即变了,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笑意,危险的盯着水珑,“这样,你满意了?”

    水珑无辜的耸了耸肩,“这关我什么事。”

    长孙荣极无声的轻哼。如果不是你坐镇,我需要给那两个小兔崽子好脸色看?

    “抓够了吧。”水珑抽了抽手。这样一直抓着,也不嫌燥。

    “不。”长孙荣极冷声说道,不但不放还抓得更紧。

    水珑看了他三秒,最后选择坐在了床榻上,当做没有了自己这只手,任他抓玩个彻底。

    “真幼稚。”嘴上该说的话还是一点都不留情。

    长孙荣极权当没有听见,他嘴角轻勾,艰难的挪动身体将脑袋搁在了水珑的双腿上。

    水珑眉梢一挑,没有说什么。

    “阿珑。”

    “嗯。”

    长孙荣极由下向上望着水珑的容颜,低声说:“我来晚了。”

    “嗯?”水珑漫不经心般的回应。什么来晚了?

    长孙荣极说:“倘若你还留在那座岛上,我便晚了。”

    水珑浅笑不变,“世界上没有倘若也没有如果。”

    长孙荣极没有说话,他的眼神深邃幽光流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应该是很危险的事情吧。水珑这样猜想着,对长孙荣极她已经有种近乎本能的熟识,他一个轻微的眼神,一个简单的肢体动作,她就能够猜测出他的想法。

    “噗嗤。”不由的低声一笑,水珑轻轻摇头。如果不是时刻关注着他,她又怎么会注意到他的任何一个眼神和肢体动作?

    “笑什么。”长孙荣极被她的笑容感染,眼睛里面的幽邃散去化为一片的澄澈,朝她问道。

    水珑没有说出真实的答案,故意打趣着他,“笑你现在跟两个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一样,睡觉还要在人的怀里,抓着人的手指才行?”

    长孙荣极闻言眸光一闪,不但没有任何尴尬羞恼的意思,反而还朝水珑展露一个干净又饱含深意的危险笑容,“每次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站在他们那边也就罢了,如今我们两人独处,你还要想着他们。”

    水珑翻了个白眼。这世界上有和自己儿子,还是几岁的儿子做比较,吃醋的老爹吗!长孙荣极,真是够了!

    只是,无语的同时,为什么又觉得这样的他,着实让人觉得可爱霸道的好笑,哪里还对他生得起气。

    “既然要比,那就比个彻底好了。”长孙荣极轻声说道,忽然侧头用牙齿舌头,灵活的咬开水珑的腰带。

    水珑一怔,然后用空闲的手挡在他的脸前,无语的问:“你做什么。”

    “做你。”长孙荣极在理所当然不过的说道,将她另外一只手也抓住了,然后稍微用力将水珑按压在床沿。

    以长孙荣极现在身受重伤的状态,想要压住水珑显然不可能,不过正因为他重伤,执拗的行为让水珑无奈不能反抗,否则只会让他疼痛不已且伤上加伤。

    “嘶。”一口轻微的抽气声。

    水珑撇嘴,“知道痛了就滚回床上去。”

    “一直在床上。”长孙荣极嘟囔道,脑袋还往水珑的身上凑,单单靠他脑袋和口齿的功夫就将水珑胸前的衣襟都打散了,露出些许白嫩细腻的肌肤,真正的chuen色却是半遮半掩中更令人心乱神驰。

    “呵呵。”肚子和颈项等地方被长孙荣极这样凑着摩擦着,让本身敏、感的水珑生痒不由的笑出声。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全因长孙荣极忽然隔着薄薄的亵衣,一口含住她xiong前。

    她的笑声一止,低头就对上长孙荣极满含笑意又黑沉黏稠的眸子。

    “怎么不笑了?嗯?”有意的说话,还用舌尖滑动。

    薄薄的白色亵衣被他的口液沾湿,黏在水珑的肌肤上,印出那处的chuen色,显得说不出的ai昧y靡。

    水珑敛合着眸子,低睨着他,见他脸颊透着几分不自然的红润,一张面俊美绝伦已忽略了男女的界限,真是好一副诱人的男色,轻笑着对他说:“你确定这样不是在自己找罪受?”

    长孙荣极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用牙齿轻咬了她感一口,然后无辜淡然说道:“不是说我像那两个家伙刚出生时?我便像到底。”

    “呵。”水珑一声嗤笑,说:“他们没碰过这里。”

    长孙荣极讶异,“是吗?”然后不等水珑回答,又接着说:“他们有过这样的企图!”

    装!

    水珑好笑又好气。

    她就不信这厮真的忘记了,为什么两个小家伙出生不能喝母乳,还不是这头大猫发现的时候,感觉领地意识严重被侵犯,然后炸毛撒泼,一点不让着两个刚出生的两个小家伙,硬生生让两个小家伙打小喝兽奶药膳长大。

    [通知:请互相转告唯一新地址为。]----一题外话----一明天大早要去坐车,坐17个小时,真的好久没坐过这么久的车了,想想就觉得昏头l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