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 大书包小说网香港六合彩公司www.ihandbagsale.com版权所有 > 其他类型 > 霸道总裁一开篇就死了 > 7.第七章

7.第七章

作者:逆波
    段舞的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郝韵应该不是第一次和安家人见面,而且她应该也知道一些什么。。し。不过他当然并不准备把自己的推测现在就公布于世,他还需要观察,需要证据。

    “小雪够了,不要再说了,你还是去外面等我。”安长阳暗自攥紧了拳头,觉得自己简直就要崩溃了。

    “凭什么啊”向雪不满的大声嚷嚷了起来,“安长阳我告诉你,自从我嫁给你之后就从来没顺心过,以前上面有公公婆婆,还有个老不死的奶奶婆,结果好不容易公婆离婚了,你爸爸还给你找了个小妈现在终于能分家了,反正我不管,不管你乐意还是不乐意,这个家我算是分定了”

    “够了,现在是说这些个的时候吗”安长阳被她搅得也发了火。

    郝韵适时插话,问出了第二个问题:“请问你们最后一次见到安国强先生是在什么时候”

    安长阳刚想要回答,向雪再一次抢在了他前面,“他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回来我们怎么会知道,难道要我们每天看着他吗他又不是个孩子”

    “那么在安国强先生出事的当天,你们有和他见过面吗”

    “没有我刚才都说了。”向雪没好气的回答说。

    安长阳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个机会,开口解释说:“我们家的住房结构你们也看见了,除了共同使用一个大门之外其他的都是独立的。平时如果不是刻意的话除非偶遇,否则谁也见不到谁。”

    郝韵点了点头,这才终于找到了点儿和正常人对话的感觉,“那么你平常都不和你的父亲见面吗”

    “不见,”安长阳回答得很果断,“自从半年前他再婚之后开始就不怎么见了。我和我父亲的关系并不亲密,除非逼不得已的事情。”

    “那么现在你的工作以及职位是”

    “安氏集团的董事长,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那倒没有,”郝韵微笑的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有些好奇,看来你的父亲似乎是放权了。”

    安长阳被郝韵的笑颜闪花了眼,一时间竟然忘记她原本的性格,很快就回答说:“他退居二线已经有一些年头了。不过公司里有重大决策的时候我还是会向他请示的。”

    “哦哦,那么在经济方面呢”

    “到底还有完没完了老头子从来没给过我们半分的优待,不过是利用长阳干活儿而已,我简直不知道你们还要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到什么时候,真的是受够了”向雪似乎又开始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小雪,”安长阳安抚的叫了妻子一声,建议说,“你就不准备去陪陪安琪吗小家伙这两天的情绪似乎不大好。”

    向雪当即反驳:“在这样压抑的家庭里,谁的情绪都不会太好”

    安长阳一滞,面上露出了几分的尴尬。

    段舞看了眼郝韵,自作主张的开口说:“要不我们稍后再聊你们先”

    “没有这个必要吧,以后恐怕会耽误更多的时间。”郝韵冷冷的白了他一眼,继续重复第二个问题,“那么安长阳先生,在你的记忆中最后一次见到安国强先生是在什么时候。”

    安长阳涨红着脸,似乎很不乐意:“不记得了。”

    “那么事发当日你父亲出门是在什么时候,你是否清楚谁和他在一起”

    “不知道,他的事情我一概不清楚。”

    “好的,那么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对你的继母仵畅畅女士有何看法”郝韵含笑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安长阳的脸瞬间变色,之后再也按耐不住的急躁了起来。

    “对于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和他们都不熟,跟仵畅畅也从不见面。够了,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去问我的律师,我拒绝回答”

    “现在,请出吧”

    段舞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活久见到活阎王灰溜溜的被人扫地出门,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不过活阎王似乎根本没有这种自觉性认识,反而露出了几分喜气洋洋的表情,“很好很好,我想咱们已经从他们这里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当然如果再多一些的话就更美好了。”

    “哈”

    郝韵瞪了一眼他,抱怨说:“你好歹也要显得机灵一些,不要总是一副呆头呆脑的模样可以吗难道我们刚才的收获还不够丰富吗”

    段舞很客观的实事求是,“实际上我真的看不出来有多丰富。”

    “这就是天才与非天才之间泾渭分明的区别。”郝韵高傲的扬起头颅,状似高卢鸡的表情持续时间不过五秒钟就被段舞一语破功。

    “队长,其实我也有个疑问,你之前是不是认识安家人,还有那个二少奶奶究竟是什么意思”

    郝韵快速扭头,脸上带着一抹阴测测的笑意,“段舞,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

    “啊”

    “反派死于多话,以及好奇害死猫。”

    段舞:“”,不过似乎他和反派以及猫之间都不存在什么必然的联系,也就是说,他应该会平安无事的,才对吧

    应该吧

    离开了东厢,郝韵领着段舞直奔西厢。按照安长旭事先告诉郝韵的情报,安长旭以及他的妹妹安悦心住在那里。

    段舞垂头耷拉脑,好像一只战败的公鸡,“其实队长,我还有一个疑问,既然安国强的遗孀仵畅畅也住在正院,那么我们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找她问话,反而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啧啧,”郝韵别有用意的看向段舞,丝毫不介意尖酸刻薄的话从自己的嘴巴里面冒出来,“粽子哥啊,如果你要是一直这样榆木下去,我怀疑到了退休年龄你也不会坐到我的位置上来啦。”

    段舞的脸就是一烧,“你,你,你居然都知道了”

    郝韵得意洋洋的扬起了下巴,反问他说:“这还有什么可以保密的吗你的生日是一九九零年五月二十八日,阴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我想你爸爸给你起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图省事吧”

    段舞的脸彻底的红了,讷讷的耷拉着脑袋,小声说:“其实名字是我奶奶给我取的,她从小喜欢跳舞,一直想当个舞蹈演员。只可惜”

    “不错,很不错的理想。粽子的奶奶至少要比粽子更有理想呢我有时候经常会觉得不在舞台上展现我优雅美丽的身姿本身就是全人类的损失。不过如果我真的成为了女演员的话,犯罪势力势必就会更加的猖獗吧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如果真的进入了影视圈,应该会遭到全世界女性的嫉恨吧呵呵呵呵呵呵呵”

    段舞根本没有注意到郝韵究竟说了些什么,这个时候他早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人生悲哀之中了。

    任何一个熟悉段舞过往的人都知道,他人生中最大的悲伤就源自于他的名字。鉴于长辈们的草率,他从上小学起就一直被孩子们嘲笑为“粽子”,当然那个时候他长得白白胖胖的,确实和煮熟了的粽子有几分的相似。只不过那个时候年幼的段舞还不明白,当粽子仅仅代表粽子的时候,他的处境其实要比后来的某些时间段好上许多。

    而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当“粽子”已经演化成僵尸、干尸或者诈尸之类的代名词之后,就连他暗恋了许久的女孩子都会朝他投来好奇而怜悯的目光,这样感觉真的是比日了狗了还要来的酸爽。

    段舞这边的自怜自艾才刚开了个头头,那边郝韵已经转眼儿又遇见了熟人。

    还是那个不太招郝韵待见的安长旭。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安长旭一个人,身边还跟着个长相清秀的漂亮姑娘,和他长得挺像,估计应该就是他的妹妹安悦心。

    安悦心姑娘挺懂礼貌,大老远看见郝韵就甜甜的打了个招呼。

    安长旭则是快步走到了她面前,略带担忧的问了句:“还好吗,刚从我大哥那边过来”

    “嗯。”郝韵简单刻板的点了下头。

    “他们没让你,那个难堪吧”安长旭琢磨了好一会儿才选定了用词,总觉得还是不太合适。

    郝韵无所谓的笑了笑,说了句:“你大嫂向雪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安长旭叹了口气,“他们两口子都不太正常,你别往心上去。”

    “见得人多了,难道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能吓倒我了吗”郝韵微微眯着眼睛,一脸的不屑。

    安长旭定定的看着她,过了好半天才低声的说了句:“你真的变了。”

    段舞暗自擦额头的汗,土匪婆子的思维方式果然不能为常人所理解。

    安悦心似乎并没有听见两个人的对话,这时候也笑呵呵的走了上前,一脸的轻松,“郝警官,等下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郝韵笑着点了点头:“对啊。”

    “不过还是等午饭之后吧,都这个点儿了。”安悦心说,“等下你们就在家吃吧,我奶奶说的。附近都是别墅区,不好找吃饭的地方。”

    段舞红着脸有些犹豫,“这样,这样应该不太合适吧,毕竟我们都是公职”

    安悦心听他这么一说反而“咯咯咯”的笑了,“公职也要吃饭不是”

    段舞:“可是”

    “那好啊为什么不”郝韵笑呵呵的,紧接着又问了句,“等下一起吃饭的还有谁”

    “没别人了,就家里的几个人,不过是多添几双碗筷的事情。”安长旭似乎心情好转,连忙站在郝韵身边凑近她说。

    很快四个人就排列成了两个梯队,第一梯队当然是安长旭、郝韵以及安悦心三人。

    段舞一个人独守第二梯队。

    几个人正向前走着,就看见大老远赵姐迈着小碎步风风火火一路小跑进了内院,边跑还边不住的念叨,“真是够呛,累死人了累死人啦,怎么都赶这儿时候过来凑热闹了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ihandbagsale.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